古都西安行

 

第一章

 長安行

第二章

 華山論劍

  故事主人翁-史伐龍,年屆二十三,高而瘦小,樣貌平庸,面容憔悴,雙目卻經常出現凌厲的眼神,像要吞噬對方一樣。話說此人神神化化,時而笑哈哈,時而咬牙切齒,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憤世嫉俗,像全世界人都得罪了他一樣,曾經有一個自稱他老師的人就作過以下評價:「史伐龍者,獸性難馴,像野馬不羈,他內心的憤怒就像滔滔黃河一樣源源不絕,但他人卻十分平靜,使人感覺山洪雖未暴發,但一發卻不可收拾也。」
  一自稱史伐龍友人的獵人火狐就這樣形容史伐龍:「史伐龍,絕世狂人也,其人生未像外間所流傳般怪異,他只是活在他的原則之中,什麼原則?一.堅守原則,二.問心無愧,三.不枉此生。」

  故事主人翁之二-豬玀輝,年屆二十三,高且略胖,樣貌自稱靚仔,雙目卻經常流露出淫穢的目光,像要強姦對方一樣。話說此人癲癲得得,時而狂歡,時而淫笑,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說話不經大腦,像是用屎做的,他本人自稱這為真善美也。曾經有一個自稱他老友史伐龍就作過以下評價:「豬玀輝者,人如其名,像豬一樣,他內心的慾望就像滔滔黃河一樣源源不絕,但他人卻十分偽善,使人感覺不到一絲淫意,但一發卻不可收拾也。」
  一自稱豬玀輝友人的獵人火狐就這樣形容豬玀輝:「豬玀輝,絕世淫蟲也,其人生就像豬一樣,他只是活在他的幻想之中,什麼幻想?一.每天十次,二.每次一小時,三.快哉快哉。」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聖誕節將近了,這個紀念耶穌生日的日子,卻被世人所歪曲,變成情人節一般,每年的這個時候,到處都擠滿了情侶,都是情侶,使人惱火叢生,你班仆街,還不回家好好溫書?放完假不用考試嗎?死死團員之一的史伐龍恨不得施展其得意技「正義的鐵拳」去摧毀這些迷途青少年,卻受制於社會的掣肘,不能發洩,苦不堪言。

  史伐龍我忽然作出奇想:「與其留在香港這個沒可救藥的地方,不如行萬里路,到外面的世界遊玩。橫豎是冬天,不如去有雪的地方,人生苦活廿三載卻未有緣一觀雪景實在遺憾!」

  談起雪,很多人都建議到韓國滑雪,正值「韓風吹」,香港人皆受韓國影響太深,什麼大長今,韓農襲港,什麼韓國米高積遜,真係吹漲,老實講史伐龍對韓國人沒有什麼好感,自古以來都只是中國的付屬國,沒有什麼偉大的歷史遺跡,一糟也。專出野蠻球員,踏著別人的鮮血去進球,二糟也。仲有那個所謂韓國米高積遜什麼雨,真係一絕,簡直就係傻仔的標誌,隻眼細到唔講都唔知佢睇到野,仲有果D咁既死人LOOK,竟然敢同米高積遜相提並論?簡直就係挽鞋都唔配,都唔明點解咁多女「林」佢,所以話呢代後生女都受到不良的教育,應該接受「邪惡的鐵拳」教育一下。

  以上內容純粹借題發揮。

  講返正題,韓國呢D咁既地方真係唔會去,除非公司搞免費考察吧,否則有錢我去日本好過。

  只有五日的假期,看過很多旅行團,都只有一個地方合適作出短暫的旅程,兼有「歷史價值」,就是今次的西安。

  而豬玀輝先生則正好聖誕節孤身一人,而且有錢有時間,便跟著去了。開頭史伐龍未決定去那個地方,豬先生也沒有意見,直到最後史伐龍終於去西安,而且是一個晚機去早機返的團,使豬先生哭笑不得。誰叫你沒有主見?哈哈。

  西安,亦即是長安,深入認識是在玩三國志的時候,這個地方比起其他城市都大,資源豐富,而且易守難攻,加上有皇帝在手,真的不佔就傻也,後來在歷史書中深知此地為多朝首都,而且出產舉世聞名的兵馬俑,絕對有一去的價值。

 

第一章  長安行

  出發長安當日,史伐龍背上配刀「制裁」,手提包袱,穿上一向喜歡的黑袍子,準備出門之際,收到豬玀輝的電話,兩人約好在A43巴士站等,史伐龍千叮萬囑豬玀輝不要遲到,幸好這次豬玀比平時遲得不多,只是遲到五分鐘,還趕得上一趟巴士。話說為了準備華山論劍,豬玀輝卻帶了其愛刀「雷」,誓要在華山之上與史伐龍一決高下。兩柄武器還未出鞘已經嗡嗡作響,使其他乘客感到不安,兩位寶刀的主人卻視若無睹,尤其是史伐龍,散發殺人之氣息,使凡人不敢輕舉妄動。

  到達香港國際機場,一個自己工作的地方,史伐龍已經習慣,但仍然有一種想拿起刀去斬殺那些仆街客人和死CHEAP西同事的衝動。

  還是去找領隊吧,馬上使豬玀輝大失所望,因為他期望有一個年輕貌美的女領隊,可惜現實永遠都是殘酷的,一個中坑將豬玀輝的夢想幻滅。

  然後是很例行的公事,把行李和回鄉證交給領隊去辦登機手續,而令史伐龍遺憾的是港龍航空的職員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女地勤關小姐-一個相信能夠將史伐龍浪子回頭的女子,她去那了?

  兩個失意的壯男,史伐龍和豬玀輝,踏上這個悲傷之旅,預計得到,寒冬長安,冷風吹∼心裡空虛∼飛機向遠方∼在無力傷心的人是誰

  兩人在屈神屎買了點東西後,便在超級三明治吃早餐,當時才下午二時多,班機起飛時間是三時四十五分,還有很多時間,但兩人在機場沒有什麼事做,而史伐龍亦無必要去找同事吹水,便毅然進入禁區去了。

  

  通過海關,進入禁區,這個地方對史伐龍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史伐龍的工作範圍遍及禁區內,而史伐龍這時則以遊客的身份最後購物,發生了段小插曲:話說豬玀輝離奇疲倦,要坐在一角休息,史伐龍就到書店看書,未幾收到豬來電,說去完廁所迷路了,這使史伐龍著急了!要知道豬玀輝一向沒有方向感,而且什麼情況都總會遲到,要是錯過這班飛機,可要等到兩日後才有飛機去西安!到時真的去來無用也。最可惡的是二人即將乘坐的飛機,位於機場最遠最極端的位置,豬玀輝遲遲未出現,史伐真的服了。

  有驚無險地豬玀輝在起飛前十五分鐘到達,毫無悔意,真的氣炸史伐,不用在華山論劍了,馬上就決鬥吧!

  

  二人即將乘坐的港龍客機,型號是320,即是最細小的一種,史伐龍上次華東之行亦坐這種去南京也,想不到西安一個堂堂大古都,每星期只有不夠四班航機從香港直達。雖然是小飛機,仍坐個滿,同機上除了團友,亦有不少內地人,相信是西安人。

  飛機遲了半個小時才起飛,這次史伐龍一償心願坐窗口位,飽覽雲上壯觀的風景,可惜此航線飛機的方向關係,未能欣賞得到黃昏入夜的橙色雲海!

  經過兩個多小時,天色已經完全黑暗,飛機亦將抵達西安的咸陽國際機場。在漆黑的上空中曾經發生一陣震盪,但有驚無險,飛機終於在燈火通明的夜西安上盤旋,在飛機上欣賞這個古都夜景別有一番風味哩。

  飛機著陸後,先從機上觀察飛機場跑道上的工作人員,他們都身穿厚厚的大衣,可想而之外面天氣何其寒冷,根據領隊所說,西安天氣十分冷,溫度低至攝氏零下幾度,必需帶備羽絨外衣,實在令史伐龍很期待這樣的氣溫有何可畏懼也。

  咸陽國際機場不算大,相比北京上海等機場還差一截,但比起南京那個就好得多了。通過海關,在行李輸送帶前集合,終於可以見識到這次旅團的成員也,比想像中年輕,最意外是有五位團友四男一女年輕過史伐!

  步出機場,冷是冷,但沒有想像中誇張,因為西安和北京一樣,都沒有香港般潮濕,所以即使零下三度,仍感覺像香港的十度左右。

  兩人跟隨領隊上了一輛中巴,雖然史伐龍曾經擔心沒有人會和他一樣瘋癲:「明知西安冷偏向西安行,唔理團費貴最緊要肯洗」,但一行團友竟多達廿三人!嘿!看來眾人皆醉也∼

  由機場(咸陽)前往西安(長安)市中心需時四十五分鐘,跟香港機場和市區有一段距離有相似之處。當地導遊現身,真名不詳自稱「小康」,外表斯文,能說八十分的廣東話,亦很老實,他說:「這個團雖說四日三夜,但只有兩日玩,頭尾兩日都用來坐飛機了!」

  「我代表西安的人民多謝大家,因為(中略)西安的旅遊收入佔百份之十三之多!」他一邊講解。「來到西安,覺不覺得冷?冷的話,先帶你們去吃火鍋吧!」



  半個小時的車程,到達了西安市中心,不乏金碧輝煌五光十色的建築物,比想像中時髦呢,但只限市中心!在機場往市區沿途都是村屋,路燈也少,真的一大分別。

  進入火鍋店,一團廿三人分成三檯,兩位刀客和那五名年輕人被編為同一桌,因為七人的年齡平均較輕,在團中比較突出,所以被其他團友形容為「全真七子」。

  「嘿!都不知是那五人高攀我們還我們降格了?我們兩個天涯孤客竟和他們平起平坐?」史伐龍口哼一笑,不知是怒還是樂。

  該火鍋店採用一人一鍋,但那個鍋卻像洩氣般,湯燒了半天都沸騰不了,更莫說燒肉了。一片片牛肉和羊肉放在面前,賣相吸引,但每一塊肉都削薄如紙,吃在口中沒有口感,鯨吞多塊亦不覺飽,除了薄紙肉,便只有波子大小的肉丸和小量蔬菜,史伐龍吃光了也未能飽肚,心中盤算在晚上必定外出覓食!

  吃完火鍋,一團人便被送到西安香格里拉金花酒店,完成第一天的旅程。西安香格里拉酒店雖有五星,但房間沒有什麼突出之處,可能因為比較舊吧。安頓好後,史伐龍便打開電視,竟然有電影台看,而且播著最喜歡的電影「最後武士」,還有新片「活死人凶間」和03年的「殺手攻略」,一口氣看完才睡覺!

  第二日早上,給豬玀輝鼻鼾聲弄得有覺睡不得的史伐龍準時起床。亦因為豬玀輝叫極不醒,兩人都遲了吃早餐。

  香格里拉雖然是舊了點,但吃自助早餐的地方環境不錯,食物也不差。

  因為今次旅程將住不同的酒店,吃完早餐後便把行李搬上車,走出酒店,呼吸西安早上的冷風,史伐龍覺得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寒冷,所以沒有改穿羽絨。

 碑林入口和碑帖之柱
  
  第一個遊覽的地點叫「碑林」。起初聽到碑林這個名詞,史伐龍聯想到是一個墳場,到處墓碑林立,是一個比武的好地方。但根據導遊小康所形容,此碑乃「碑帖」,即是古時用來印刷的石碑而已,而西安碑林更是大有來頭,包括來自多名古代名書法家之碑石如顏真卿、柳公權及于佑任等的真跡,除此之外亦收藏漢代到民國的碑誌、石刻共一千多塊,包括《三藏聖教序碑》、《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等珍貴碑刻。

  旅遊巴停在前往碑林旁邊一道古城牆,此城牆算是史伐龍遊遍中華南北經驗中保存得最完整最古典的一條城牆(不計萬里長城),根據導遊所說此城牆修建於明朝,已有數百年歷史。但由於城牆之行乃第三天行程,所以在此亦不作多說。

  進入碑林,看見很多地方仍然在裝修,但真正「戲肉」仍可任人觀看。在碑林內可看到很多比人還要高的石碑,上面刻了不同書法家的字,供複印用途,遊客都指著古人的書法評頭論足,而史伐龍則找到柳公權的碑帖,回味當年執起毛筆以柳大人之帖學字之時光。

  小康特別介紹一塊石碑《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此碑仍記載唐朝時大秦景教傳入中國的重要文物,據說清朝沒期有個丹麥人企圖用白銀三千去偷運此碑出境,但當然沒有成功,這個故事說明了中國保護文物很成功嗎?唉,不見得!

  看完古代石碑,走進一間賣印刷品的地方,可以觀賞到以石碑印刷的過程,就如在教育電視所見,在石碑上塗上漆料,再用一張紙黏上去,便成了黑底白字的印刷品了。在此地當然有出售印刷品,而導遊亦介紹由於石碑多年使用,已經損耗而將不再印刷,所以現在的印刷品有買襯手云云,可惜沒有遊客買...

  看完碑林,下一個目的地是大雁塔。此大雁塔乃西安之重要建築物,它位於大慈恩寺之內,在唐朝興建,是玄奘(即唐三藏)翻譯西經的地方。

  既然是寺廟,當然是佛家建築,眼前一座大雄寶殿,特別說不上,倒是在殿後的大雁塔就非登上不可。

  兩人共花了四十大元登塔,可是塔內也是沒有什麼特別。大雁塔有六層,而面積每一層比一層小,到達最頂已經是一間小房間了,由塔頂上可飽覽西安市的景色,遺憾的是當日天色不好,煙霧彌漫,能見度低,大失所望。

  話說登塔之後,兩人無所事事,決定參觀傳聞中位於大慈恩寺內「西安最豪華之茅廁」,聞名不如一見,最豪華之稱號或許沒有誇張,但沒有去過其他茅廁,固未能作出比較,唯一肯定的是,在如此嚴寒的天氣裡,要把老二從褲子掏出來已夠苦不堪言,加上洗手的水有如天山甘露,一沖之下馬上出現急凍豬手,還那有閒情逸緻去管他什麼豪華茅廁?

上午怎麼像黃昏一樣!?大雁塔大慈恩寺

  下一個景點叫做「兵馬俑複製工廠」,其實一聽到名字就知道是購物的地方。工廠外已經見到數尊秦俑在曝曬著,複製品果然待遇不同,於是史伐龍便和它合照一番,因為除此之外便沒有機會和「兵馬俑」站在一起了。

國寶大平賣 很細小又很可愛,一隻四十元,嘔 秦始皇?!!?!?

  工作人員在解說「唐三彩」,團友們都興致不大,反而對洋娃娃大小的仿製兵馬俑非常留意,真的要多得導遊洗腦成功,灌輸「此廠出品最好」的訊息云云。

  廠內產品數量眾多,排出來比起真的兵馬俑更震撼,大小不一價錢不同,當然越大越貴!最大的是一比一,比人還要高一點,價錢不詳相信買者必大失血,而且工廠內除了複製兵馬俑內的秦武將文官士兵外,還自創秦始皇俑一尊,給秦始皇知道了真的氣得死過翻生!

銅車馬有售

  因為時間緊迫,所以馬上便去下一個景點了,就是著名的華清池。稍一到步,賣紀念品的人便把車子包圍了,而且賣的仿兵馬俑平得很誇張,五元就有四尊泥俑了而已還有禮盒一個,豬玀輝抵擋不住低價錢的誘惑買了四盒之多。

  進入華清池,小康便解說一翻,簡單來說華清池有兩個故事,一個是唐朝楊貴肥和唐玄宗沐浴的地方,沒有什麼好形容的,另一個是西安事變舊址。

熱水每摸一次收兩毫浴池華清池

  華清池的建築物都很古色古香,在一個畫坊前有一個大湖,湖後面就是驪山,相傳遠古時期,女媧在此煉石補天,而西周時,周幽王又在此「烽火戲諸侯,一笑失天下」的鬧劇,這個山似乎可以坐吊車上去,但行程不包。在湖中有一個白色女人裸石像,似乎就是楊貴妃,馬上拍替美人來個裸照(笑)。二人四處參觀,來到西安事變的舊址,首先看到的是「啟承室」,是當年蔣介石駐華清池的傳達室,國民黨軍政要員在此登記方晉可見蔣介石,現在那兒只剩下一張床一張書桌了。位於啟承室下的水池,看似很污濁,但細看完來是結冰了!史伐龍人生都是第一次見到戶外的水結冰,真的冷得很可怕,有趣之處是池下還有活生生的錦鯉,雖然冷不死,但一整群的鯉魚都堆在一起一動不動,靠近取暖,香港的魚兒真幸福!

  啟承室對面是慈禧太后的浴池,想起歷史書上慈禧(老時)的真實樣子,不參觀了。接著是「五間亭」,包括蔣介石的辦公室和睡房,傳說當年西安時變時,蔣就是在這個睡房睡覺,忽然傳來槍聲,便爬窗逃走,張學良手下發覺蔣介石的睡床還有溫暖,假牙沒帶,便斷定他逃了不久(真細心),終於在驪山找了一晚,在山上一塊大石上發現蔣,此石上有一亭叫「捉蔣亭」,後改名「兵諫亭」,話說當時蔣衣衫單薄,相信是睡衣,在當時十二月份在山上足足渡過寒冷的一晚,意志驚人呢。現在的五間亭還有著當年的傢私,還有牆上的子彈洞,果真是段活生生的歷史!

畫一幅,不錯華清池和驪山任選一支華清池建築西安事變之五間廳水池結冰驪山

  看完五間亭,參觀一下華清池的溫泉,有一個蓮花池,上面流出熱水,職員聲稱那是華清池的真泉水,含有什麼化學物質云云,可以用手去泡,但每次兩毛錢,當時史伐龍雙手已經凍僵,別說拿刀,動一根指頭也十分痛苦(誇),兩毛錢便貢獻西安了,把手放上去,雖然不知泉水真偽,但溫暖的水令雙手恍若隔世,雪中之炭,不想離開!

  經過海棠湯,即唐昏君同楊肥人的共浴處,已經沒有當年的特色,不好看。

  遊畢華清池,便到旁邊的餐廳午餐,都是吃西安地道食物,即沒有什麼特色可言。

  吃完午飯,便啟程前往這個遊程的重點-「兵馬俑」。

  兵馬俑是什麼,相信沒有人不知,這裡不說了,倒想說說兵馬俑發現過程,話說一九七四年春天,當地農民楊志發和其餘八名村民在挖井,被迫身先士卒的楊就這樣發現了秦俑,起初他還以為見鬼呢,村民都不知這些泥公仔的價值,有人還將它們當作稻早人般放在田堙A也有的放在路邊,直到給一名記者發現,報導後才被政府高度重視!

  聽完故事,史伐龍和豬玀輝史無前例地有一個共識:「果個姓楊的是死符碌精!」話說此人現在仍然在生,還在兵馬俑博物館幫人簽名賺錢,導遊叫大家有買趁手,因為當此楊姓小兒百年歸老後其簽名就值錢了,史伐則對此符碌精的簽名顯得毫無興趣!

  從正門進入,便被一大堆賣複製品的人包圍,絕對要對他們視而不見,否則即使有上級輕功亦插翅難飛。旅行團所謂包來往場館代步車,極度「搵笨」,只是一輛高爾夫球場代步車,接載乘客走一段步行十分鐘也不用的路程,搵笨到爆。

SSSS級國寶銅車馬  進入博物館,一眾人先看國家極重要文物「銅車馬」。這一對馬車看似簡單,但要重組過程複雜,由數千塊碎片重新併合而成,而從這對銅車馬中,可發現秦國時期科技已經達到一個非常先進的水平。

 

 

 

 

 

 

三號坑三號坑跪射俑騎兵俑將軍俑又一個世界遺產

  導遊帶我們由三號館開始,他解釋因為最震撼的是在一號館,所以先看「沒什麼震撼」的三號館才會有「越看越精彩」的感覺。

  果然三號館沒有多大的驚喜,因為大部份的坑都未打開,只有一片片已經開了的坑,秦俑像頹桓敗瓦一樣散在地上。

  走進二號館,面積比起三號館大得多,而且打開了的坑亦比較多,而在走廊上放了數個完整的俑,用玻璃保護,遊客可清楚看到秦俑的結構,原來復完了多個俑,都沒有一個是相同的,即是兵馬俑沒有一個倒模,是一個一個製作出來,細緻得連鞋底的紋也雕了出來,可見當時工匠的手藝已達巧奪天工的地步。

  秦俑有數款,大致上分為騎兵俑,馬車俑和軍吏俑,其中以軍吏俑最多,再分為將軍俑和士兵俑,有跪射和立射的分別,細節可參考其他網頁的解釋。

一號館

  終於走到一號館了!而在坊間最常見到兵馬俑的相片,照的就是一號館了,因為一號館內擁有最多已復原的俑,而且根據原來的排陣放置,氣勢磅礡,飽歷風霜的刀手二人組看到如此畫面都驚呆了,一排排的士兵整齊地陣列在前!

最宏偉的兵馬俑  

  史伐龍閉目心想,眼前俑兵化身真實將士,數目過千的軍馬,他們手執長戟和弩箭,殺氣沸騰矛頭直指自己,史伐龍一人一刀,可有能力橫掃千軍?

  離開一號館,這次的兵馬俑旅程已到尾聲,團友再次要坐那個高爾夫球車前往出口時,發生了個小插曲。當時有個大陸女師奶忽然在等車期間離奇摔到,將排隊用的一枝鐵欄杆撞斷了(真的!)而且又離奇沒受傷,負責人憤怒地要求女人賠償,一口就說七十塊,而那個女人的同伴就鬥大聲,反罵負責人為什麼要賠,兩人都此對罵了一陣子,最後那個女人完全沒有賠就臉皮厚厚一走了之,負責人一毛也收不到,認真無奈,大部份大陸人十分沒品!

  來到出口,因為一團人分開坐數輛車,導遊小康先把團友集中在一起,不讓他們個別離開,導遊解釋在出口處有一條黃線,黃線外站滿了一排小販,原來博物館規定那些小販不可以越過黃線販賣,導遊把團友集中目的就是要一口氣衝過去,否則單人匹馬必被小販包圍脫身不得!

  離開兵馬俑,這天的旅程可以說是結束了,下一個目的地便是這次華山論劍之地「華山」,而華山乃位於三個省份陝西山西、河南之間,由西安市前往亦需要接近兩個小時的車程,當時已接近天黑,為了給團友養足精神,便馬上駛往華山山腳附近的蓮花山莊。

  車子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突然有團友說有一個在行程表上的景點「美國克林頓總統「圓桌會議舊址」(下和村小學及村民家訪)」未去,導遊先徵求團友同意,但好像只有小數團友有興趣,為了那一小撮的團友,車子倒頭回到兵馬俑附近。

  所謂美國克林頓總統「圓桌會議舊址」,其實只是老克當年訪華時到過的農村,而且被訪問的一家人,竟然出名起來了,而最奇就是這個村屋也可說是旅遊景點?真牽強,史伐等人在車上已經半睡狀態,沒有興趣參觀這個屋主。有一半團友去了參觀,不消一會已經回來了,他們說屋內只有照片而已,屋主還不停推銷他的茶葉,問號!搵笨!

  離開「圓桌會議舊址」,剛才的路再走一遍,天色已黑,馬路上沒有街燈,路旁沒有燈火通明的民居,黑漆得什麼也看不見,而車廂靠窗的位置份外寒冷,兩小時的車程可真難受。

  抵達四星級的蓮花山莊,一棟棟別墅式酒店,下車第一件事當然是吃晚飯,進入酒店的飯堂,很普通,跟其他大陸餐館沒分別,吃的也很普通的菜,誰叫西安沒有海產。

  吃過飯,前往今晚睡的地方,為了明天登上華山作準備,史伐龍梳洗完後便想睡覺,可是豬玀輝似乎覺得自己精力旺盛,不停撩史伐龍去打保齡球,當然史伐龍知道豬玀輝「球員之意不在球」,不理會他去睡了。

 

按此前往第二章-華山論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