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龍捲曼谷

 

  話說老扁要到泰國找四面神還神,他就想我這個去過曼谷的人陪伴,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去曼谷。就是這麼簡單。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廿五日晚,去了參加舊同事CINDY的婚宴,因為第二天要返早,收工便上機,飲的不敢多,但仍帶著疲倦之身回家。。。

  十一月廿六日,四點多便起床,提起行李便出發了,出發返工,哈哈。好景不常,偏偏這個早上勁多事幹,好不容易才捱到下午,老扁也到了機場了,打點了一會,我便收工和老扁在機場等,六點五十分的飛機,坐泰航,正,好多年沒有坐過泰航了!

想不到機場內有這玩意,但沒有骰子啊!

  也是第一次在機場二號客運大樓入閘,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冷清的通道,沒有光顧的店舖。我們乘捷運一下子就到達四十號,距離上機還有很多時間,於是用了一小時多在禁區內逛,很久沒有入過禁區的在下,沒有新鮮感,卻有懷念感,不知何年何月再能過來。

 

  上機了,坐在中間,沒有風景可看,也沒有電影看,只好打PSP和聽歌仔,差不多兩小時的時間,到達了曼谷。

 

  下機後,等行李等了很久,再找方法前往酒店,發覺好像沒有酒店專車前往我們下榻的曼谷假日酒店,唯有出動最強武器∼的士!上次去BKK我仲有D泰幣用剩,今次正好用來坐的士,老扁說全程駛費他包,但身上沒有泰幣,所以暫時由我頂住。

 

  漆黑的晚上,快速的公路,仲有果個粗心大意的司機。。。我們發現:車上那個咪錶是沒有動的,但車子速度應該有一百公里以上,很可怕!

  話說到達酒店之時,已是夜晚十時多,我們登記入住後,老扁馬上希望到旁邊的四面神還神,但身上沒有泰幣,我們找找換店不到,到處都關了門,硬著頭皮和酒店換,換完時已經十一點,四面神關門了,只好明天請早。

 

  這時大家都想到應該要醫肚,於是我帶老扁到水門好出名的海南雞飯吃,還好未關門,於是大家就填飽再說∼各吃了一個飯,意猶未盡,在附近買了個芒果糯米飯,我就買了二佰匹的串燒,再加上SINGHA啤酒,很豐富,帶回酒店好好品嚐!

  在街上走,太熱了,單是從水門走回酒店已經汗流浹背,回到酒店一於開恆空調,沙嗲,啤酒,冷風吹,快哉!!飲飽飽,食醉醉,一人一床,呼呼入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廿七日星期六,因為要還神的關係老扁很早便起床了,而我就繼續睡,他回來後,便把我吵醒,一起到酒店吃自助早餐,老實說都沒有什麼好吃,稍為填了肚子便開始今日的旅程。老扁來曼谷的目的之一還神已經完成,拜神的話,留給最後一天才做,所以現在便是無什麼做狀態,於是他便叫我帶他周圍去玩。

 

  首先是到JJMARKET吧,香港人都叫做翟道翟,有呢個漆名都係多得姓胡果條友。叫酒店幫手叫的士,等車的時候酒店兩個開門員工便問我們是否踢足球的,因為當時老扁是穿著荷蘭國家隊橙色球衣,我就穿著自己隊DFC的螢光黃球衣,哈哈,雖然大家都只能以自己口音的英語作簡單溝通,但一講到足球就有共通語言,例如當時快到西班牙打比,那職員就說出美斯的名字,雖然我唔鐘意美斯但大家仍然因為他而有了話題,再一次證明足球是世界共通語言呢∼!

  坐的士時,司機問我們會否付多一點錢去使用高速公路?豪爽的老扁當然二話不說答應,於是很快很快我們便到達了,這個JJ市場的可買的東西真是多得很,價錢又平,叫人很難抗拒,但我還是沒有買什麼大東西,因為一來沒錢,二來家中沒位放,買了幾個手工藝品就算了,老扁就買了一隻象陶瓷,而且是眼有煞氣那種,哈哈哈∼

  行了一小時多,我們便撤退,下一站,大皇宮,我們在JJ出面找了架的士,起初司機不知我們想去邊,我們把旅遊書給他看了一會,他才說:「啊,驚扒甩是∼(GRAND PALACE)」

  當然他也問我們要不要付錢走高速,我們當然也說好,於是上了高速後,便開始這個故事:

  話說呢個時間高速公路上都有很多車,呢個司機依然開到接近一百公里,而且在車叢中左穿右插,逢車過車,簡直就是現實版賽車遊戲「大慘事」!老扁問我:「你睇個司機咁樣揸車法,好恐怖!」

  我說:「可能很久沒有客叫他走高速了,他現在好像很興奮一樣,變成籐原拓海了。。。我們還是扣好安全帶吧∼」

  我們看著那個司機,滿臉鬚根,不羈中帶有點滄桑,很型,這才是男人啊,還未看得真,想得透,車子已經到達了!我最後一刻看看司機大佬的大名:「WADEE」啊!!!!華DEE哥!!(烈火戰車那個)

  買了票入場,大皇宮還是會局部裝修,有些地方上次去得到今次去不到,但無論是那一處都不失雍容華貴,金碧輝煌,照像一流!

 

 

 

咱們兩兄弟在泰國唯一的合照

  

走馬看宮後,我們又踏上的士次旅,已經接近下午兩點,我們開始想到醫肚的問題,不用想就坐的士回到市中心,去那個水族館上面的商場吃吧,大家都在的士中睡著了,不一會已經到了(其實塞車了很久),我們在廣場買了很多東西吃,我一個人也吃了兩個粉,正!吃完後便到商場逛逛。

  我們訂套票的時候獲贈了兩張曼谷地鐵一日票,我們便試試坐截運的味道,坐了一個站去到國家體育館旁邊的商場,買了些手信,又坐捷運回到酒店,哈哈。

  回到酒店,大家都很累,便小睡片刻,不知多少小時後,我們便起身找東西吃,我們先到被暴動燒掉了的CENTRAL WORLD看看,入面的阿仙奴專門店果然如我所料還未修復,太可惜了。

  逛了一會,店舖都開始關門了,我們便到水門一個大排檔吃晚飯,也是很豐富的晚飯,之後我們便在附近行了一圈,看看那些平民化的食肆,後來也買了二佰匹的串燒和CHANG啤酒,回到酒店享用,同時電視播著英超曼聯,一邊睇波,一邊吃沙嗲一邊飲啤酒,又是人生第一享受!

  小故事:話說我們買了瓶裝啤酒,回到酒店才發覺,怎開呀?!想破了腦袋,用大餅?用牙?還是要到大堂借?突然我發覺在酒店放著的零食櫃中,藏著一個開瓶器!簡直就是及時雨!五星級果然是五星級酒店!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廿八日星期日,早上我和老扁都差不多時間起床,也是吃那個沒有什麼特色的自助早餐,便離開酒店到四面神拜神,老扁有所求,無慾無求的我就在旁看,之後到附近的商場逛,因為我受人所託要買點東西,便走了幾個商店,終於買完以後便收拾行李離開,我們乘機場快線,發覺很便宜!!也不用好多時間,又可看風景,爽,到了機場,還有很長時間,便吃點東西,買點手信,結束了三日兩夜急急忙忙之旅∼

 

第一次坐飛機飲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