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都尋龍

 

 

渝之旅

 

  話說中國大陸我也遊了很多地方, 未去過的地方也很多, 為了充實一下「龍遊四海」的「大江南北」,我決定跟鄉下是重慶的朋友去玩。不過重慶是好很大的, 我去的主要是其中一個區, 叫綦江

  重慶除了是中國著名的火爐(因為夠熱)之外,還有霧都之稱,因為四面環山加上潮濕氣候,所以長期被霧籠罩著。不知道有多少朋友以為我標題的「霧都」誤會了我是去倫敦呢?不看資料不知道,原來重慶的平均有霧日子比倫敦還要長,今次之行真的見識得到,除了城市被大霧包圍之外,連區和區之間的山林大道都是霧!

  在下對重慶的印象,起初是玩「三國志」的時候,有個城市叫江州,位於成都旁邊,入經過永安後就到江州了,是位於群山之中的盤地。由於被高山包圍,在抗日戰爭時發揮到不少地利優勢。歷史,我就少說好了。

 

  重慶中國其中一個直轄市,也是其中一個超大城市,簡單來說就是十分大,我們今次旅程主要的目的地是重慶其中一個區,所以大家不用期望我會有什麼船遊三峽長江之旅的情節出現。

  

 

人物:

 

今次旅程有幾位人物:

1。史伐龍 - 酒鬼一名,飲少輒醉

2。酒仙 - 女漢子,亦是本次其中主角,家鄉位於重慶綦江,今次就是到她主場。嗜酒如命,千杯不倒,自稱從因飲醉而嘔吐。

3。酒聖 - 然哥,在下兄弟,爽直的北方好漢,興趣和在下一樣周遊列國,遊覽偏好古蹟。亦是好酒之人。

4。欣 - 酒仙香港的鄰居

5。孝 - 欣的弟弟。

6。龍哥 - 酒仙的朋友,但和史伐龍的龍沒有關係。

7。符 - 龍哥妻子。

 

序:

 

   話說有一個晚上酒仙、酒聖、花姐(請參考龍舞湘西)和在下等人在我樓下的食店吃晚飯,談到酒仙會在二月三月左右回鄉,叫我們跟她一起去走一走。因為打從認識酒仙以來,她都一直說其鄉下很美很美,空氣很好(其實比起香港哪裡都好吧),火鍋很好吃,酒由早飲到晚等等,好像很吸引,剛好這段期間有特價機票,一千左右就有來回,而且是香港起飛,於是我就心動不如行動,反正上年我有五天大假沒用,就消耗一下吧!

  

 

第一天行程(2-3-2016):

機場真係我老地方

 

  那天是星期三,起飛時間是下午十二時二十分,我十點左右到機場了。去程只有五人,原來酒仙和阿孝幾天前已經先行出發,將會在重慶等候我們。我先和酒聖會合,吃個機場麥記,為什麼食麥記?因為機場的餐廳他媽的貴,不在機場兩年了,變了!

  最後我們五人集合了,便辦理登機手續,然後各自入閘。這是我第一次和酒聖旅行呢,大家的旅行喜好都很接近,我去過的埃及和希臘,他十分羨慕,而我計劃去的伊朗他也好想去,至於很多人喜歡去的他國大城市吃喝玩樂,我和他都不太感興趣!

機翼引擎,哈哈

  上到機後,發現這班機極少乘客,幾乎我們前後左右都沒有人!就算我們一字打橫睡在椅上都可!而我就左邊和右邊的窗也坐坐,看盡兩旁風景,哈哈!真是替航空公司難過,這班機賠本得很了(我這些還要買賤價票!)

重慶機場外面

  兩小時後,我們抵達重慶江北機場,不幸的我又發生了情況。話說下機時氣溫有點熱,但我急著離開,沒有脫下外套,當我經過衛生檢查時就被截住了,看來是我體溫太高了,當然我知道自己不是發燒,但當時寨卡病毒開始在中國出現,所以被懷疑也無可厚非。我被帶到旁邊一間房內,安檢人員問我很多問題,有個護士給我探熱針,酒聖發現我脫隊了,也來找到我。幸好有驚無險,證實我是「清白之身」,可是給人知道,又要說我因為貌似「阿爾X達」了!

  出境後,找到酒仙和孝,原來他們的朋友驅車來接我們,而且是兩台私家車。接下來的幾天都會坐這兩部私家車的。而帶我們到處玩的,其中一位叫「夏老大」,下稱老大,純正當地人,很能喝,本次行程基本都是他帶路。

  離開機場,感覺當地天氣算好,天色陰沉但又不是想下雨那種,氣溫則不算冷也不算熱,應該是春季氣候。在車上看兩旁景色,高樓大廈綿綿不斷,雖然叫做山城,但平地面積感覺也不少。酒聖告訴我,重慶很少單車,因為到處都是斜坡,不好踩。

上面寫著「大佛寺長江大橋」  重慶市的民居,很高的住宅!

  我們目的地是綦江,從重慶機場開車大約半小時車程。沿路都覺得這個城市的霧很大,很多地方遠景看不清楚,高樓也有一半被濃霧朧罩著,不愧是霧都!我問過,這些和大陸常見的霧霾有點不同,有什麼不同?我沒研究過氣象,解釋不到呢,大概就是天然的霧和人類排廢物做成的霧的分別吧。

  我們抵達綦江已經差不多四時多,先在一個客運站(即是大巴站)旁的酒店找兩間房子安頓好我們。我和酒聖一房,龍哥夫婦一房,其他人就住在酒仙的居所。這間酒店一天不用200人民幣,但房間整潔已設備不錯,比起我在新加坡住的600多港元的連鎖酒店好得多,這就是大城市和小鎮的分別了,正如在香港付800元也未必住得到好酒店。

 酒店外面,很多小販

 

 

  稍為休息一下,我們便要進入今天的重頭戲,迎賓宴。

  差不多六時,我們步行到酒店附近一家火鍋店,老大已經預早叫店家弄好兩個火鍋了,這是正宗的重慶火鍋!

  在香港吃到的,一定不是這玩意;在深圳吃到的,可能很接近但還有分別;在重慶吃到的,就是正宗了?吧?

  好吧,既然一場來到,管他媽的,來吧!因為人多,有兩鍋,酒仙就以喝酒和不喝酒來分開兩桌人,我呢?就被分配到喝酒的一桌了。一坐下,就見到老大拿了一個瓶子出來,上面寫著「內蒙特產-65度」,我即場「眼都突」,在下飲酒最多也不過60度,現在來個65,真的冷汗直冒!老大補充說:「放心,我只是用瓶子裝著另一種酒,才五十多而已!」這時的心情,就好像有一個銷售員首先推銷一件一萬元的貨物你覺得很貴,然後他推銷另一件一千元而已,你就覺得很便宜一樣!不論如何,坐在這桌上,就要準備喝個夠。

 八人座位,中間就是重點啦

 血池地獄,不,重慶火鍋

 起初真的被瓶身嚇到,朋友說:「放心,內裡沒有65度」我想說還好,他接著說:「只有57度」,我心想:「屌」

 

 呢杯就係白酒了,真係要分三次飲。紅色呢罐叫火鍋油碟,是油來的,倒出來,食物涮完後就沾一點這些油,會「冇咁辣」

  然後酒仙的弟弟和其他朋友也加入了,由酒仙介紹一下,她就直接向其朋友們說酒聖是北京來的,而且很能喝,我心想你這不是坑他嗎?而介紹我時,就說我是香港來的,不能喝(意思是很容易被放倒),我心想:「你這樣貶我也好,反正不會成為眾矢之的!」

  在深圳時就試過重慶火鍋了,先把一罐特制油倒在碗子內,再加入蔥花、蒜泥、調味粉等,用作隔一隔辣椒油。眼前這個鍋,感覺就像是血池,也有點像岩漿一樣,中間的泡泡不時彈起,旁邊的火鍋料都紅紅的,很可怕。而火鍋的食物就不像香港般有肥牛、丸等等,是特色的菜色,如牛柏葉、竹筍、菜等等,而吃在口中,也不算太麻辣,就像在吃一個油泡食物一樣,當然辣是有但未至於把我吃到出汗那種。

  相比火鍋,白酒才像是主菜。每一個地方都有不同的喝酒文化,我這裡不會描寫了,想知就找我飲酒吧。

  酒肉過後,主場方說要下半場,但酒聖已經自己把自己灌醉了,需要我扶著走。他們說去綦江江邊飲茶,於是二話不說便把我們爪上巴士,坐幾個站便到江邊了。說這是很有特色嗎?也不覺,因為天色已黑,沒看到什麼美景,河道不算很闊,倒不如這樣形容吧:我覺得跟沙田城門河很像,兩旁都是房子。而不遠處有一條叫彩虹橋的跨河大橋,只要在谷歌打這名字,會發現原來這橋在若干年前因為黑心工程而倒塌,死了四十人,唉。

彩虹橋現狀(網上圖片)

 這裡是挺涼快的

  我們一行人坐在江邊,叫了幾壺茶來喝,味道不錯,酒仙弟弟言談間想和我繼續喝酒,其實我當時「大把貨」,但我不想自己醉了照顧不了酒聖,於是壓下自己的慾望。

  全程都聽他們在吹水,我就坐在一角,當晚很涼快,在黑夜和微弱的燈光下,令人很想睡覺。

  飲夠了,大家都說回去了,好不容易打醉倒的酒聖帶上車,在回去酒店的路上,幫忙的酒仙弟弟不停說酒聖飲酒十分爽直,而我則十分穩重,穩重這個形容詞真是可圈可點,有形容在下飲得很小心,也有形容在下不夠「放」的意思。不過怎樣也好,在作客的環境,我真的會十分穩重,因為我不想自己是被別人抬回酒店的一個。

  結束第一天的「旅程」,其實沒有什麼去過地方吧。

  前往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