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陷寶島

  「台灣,又叫寶島,點解叫寶島?因為當地D女個個都樣靚身材正,尤其係心口果兩團肉,個個都咁豐滿,將香港的都比下去了,所以台灣又叫寶島!」BY史伐身邊一個朋友,於是乎為了採究這個理論,史伐龍就決定洗淨雙眼去台灣∼JUST KIDDING

係每一次寫遊記之前都要寫個有問必答:
Q:史伐龍又去旅行?
A:係呀(呢條問題答左好撚多次)囧
Q:去台灣幾錢?
A:機票加酒店三晚二千二,連機場稅同保險二千七左右
Q:好唔好玩呀?
A:好玩。
Q:有咩好玩呀?
A:有Q好玩
Q:幾多個人去呀?邊四個人去呀?
A:四個,我,志,米高和嫂
Q:去幾多日呀?
A:四日三夜
Q:駛左幾多錢呀?
A:二千港紙左右
Q:有冇手信呀?
A:沒有

  
台灣之旅,問邊個去,個個都話去,點不知來到最後,只有四個人,我對於那些放飛機的人深感抱歉,這都是社會的錯,也是我的錯也,請原諒在下只是一個窮鬼,只恨在下沒有足夠財力請你們去,只能孤身享受這個旅程。

  九月廿九日,我早上六時起床,因為飛機是十時二十五分,而旅行社要求我們八點要到達機場,所以我就當作平時上班般準時到達,無奈昨晚只睡了三個小時,對於全日的行程都有影響。


  到了機場,找到了米高等人,便找領隊拿機票,CHECK IN了,便到樓上恆香棧食早餐,米嫂順便講解一下台灣四日三夜的行程,大概是第二日九份第三日淡水吧。吃完便入閘坐飛機。


  兩小時後到達台灣,在未過關前見到找換店,但條人龍就長到令人完全唔想去排。

  過境可真慢,排隊過關用了半小時,早知就在找換店換好錢才過關了。找到了當地接頭人,帶我們上了旅巴,送我們到酒店,聽說由機場到酒店得花一個小時,我便趁這個機會睡個夠。

  到達了目的地「西門町」,旅遊巴就將我們丟在什麼「一樂園」酒店,說我們即將住的酒店在附近,但我們也花了一段時間去尋找,終於找到了!原來那個酒店的入口是在一條冷巷內,囧。乘電梯上四樓,才是接待處,拿到門匙,上房,我和志仔的房號是九一一,好意頭,但打開房門便O嘴了,一張大床,幹嗎?找接待處要求兩張床,她說她們酒店只有大床啊,

  當時是下午,當然要外出找節目,第一個目的地是「台北車站」旁邊的書街「重慶南路」。在下是聽身旁一個友人所說:「台灣是個書庫,你去到一定唔捨得走,而且你一定要帶五千蚊港紙去掃書,仲要帶個旅行夾去運書回來!」說到在下心郁郁,因為在下每次去商務書局都俾斬一頸血,去到台灣這個「寶庫」還不死?聽到重慶南路一整條街都是賣書的,噢,完蛋了,銀包! 但細看之下,發覺這裡好多書都可以在香港買得到,而且暫時沒有我非買不可的書,結果空手而回了!

  行完書街,老米要帶佢老婆去SOGO買miffy產品,於是坐的士由重慶南路直到忠孝什麼,上到一間太平洋SOGO,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問人之下才發覺原來斜對面又有一棟SOGO,哇有冇咁多SOGO呀?終於找到那個賣MIFFY的地方了,老米兩口子就機關槍式銀彈掃射,而我和阿志就對MIFFY毫無興趣,加上我當時十分眼訓,對身邊一切事物都毫不起眼。

  看著他們錢銀瀉地,自己一無所鑊,真不是味兒,上去誠品書店看看,眼疲倦得張不開,一打開書就想睡覺(回到上學時)。離開SOGO,忽然天下起大雨來,我們冒雨衝進捷運站乘捷運,再轉的士前往饒河街觀光夜市,順便吃個掃街晚餐。

  這個饒河街夜市看來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一進入,我便被門口那檔牛肉麵吸引了,雖然吃得五成飽,但已經對往後的食物失去興趣了,之後還吃了個燒花枝(魷魚),超正,再飲一杯茶,飽飽。

  掃完街便乘的士直接回西門町我們的酒店,完結第一天。

 

「香港人多過本地?」

  來到台灣,聽得最多的語言,除了國語之外,就是閩南話,然後是廣東話。經在下八卦之後,發現在旅遊點出現的香港人多不勝數,一對對的情侶都會拿著一本自由行介紹書,在台灣遊玩就好似在香港遊玩一樣,看來台灣的確受到香港人的喜愛,到底為什麼呢?完全不見得台灣有香港沒有的東西。

 

「去台灣旅行的香港人都是情侶!」

  這個是不容否定的事實,所謂的香港旅客,全都是年輕過在下的情侶,在下一把年紀了,看著他們把臂同遊就不禁怒火中燒,老米和他老婆是一對也就算了,為什麼我的同房會是阿志?在下以去死去死團榮譽團員兼鑽石白金VIP之名,團友們齊齊到台灣將那一對又一對的戀人們殲滅!

  

「台灣VS大陸(一)」

  不是比較軍事,是比較旅遊價值。在下是非常主觀地認為,台灣輸給大陸在於沒有突出的山水或歷史建築,對我在說吸引力實在欠奉,論風景論文化,都是大陸比較好。但在下認為到台灣旅行不失為「舒服」和「方便」,首先是交通發達,由捷運、高鐵到鐵路都一應俱全,來往各景點都沒有交通的問題(景點少得來又集中),另外就是服務態度,綜合在下觀察所得,台灣的好客程度遠遠高於大陸,服務一流,就連解答問路都好態度,這真是大陸值得學習的地方(現在的大陸比以前好好多了)。

 

「真的多靚女?」

   其實老實講啦,台灣的確係幾多靚女,街上有好多都好順眼,可能係台灣美眉比較識打扮吧,沒有一種庸的感覺,而且幾乎都是直髮,不像香港妹係唔係都電曲髮,看到厭!至於樣貌以外呢,身材,都好像差不多,前面係咪真係咁豐滿?好像都沒有傳聞中咁誇張,一般東方女性的大小啦,沒有特別,不過女生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大部份都穿熱褲,真的,絕大部份,比起香港還要嚴重!至於阿志就有他的一套睇法,但這裡都不便寫出來啦,他不想我寫呢。

  台北-->基隆-->九份

 

  基隆市

  第二天,九點起床,阿志.....(上略數十字,答應阿志不寫他的那話兒),接著到我梳洗,不消五分鐘,米高二人亦準備好,出發找早餐吃,找到一家牛肉麵檔,份量充足可惜味道一般,黑名單他。

  接下來我們便依行程表前往九份,點樣去?是要坐火車到一個叫瑞芳的地方,我們先乘捷運由西門站台北車站(一個站)。到達火車站,卻發現前往瑞芳的火車要等一小時多,很久,米嫂說還有另外一個方法去九份,就是乘火車到基隆再轉巴士。看看往基隆的火車還有不夠十分鐘就開出,一於買票!

  上了火車,發現列車和香港的差不多,有點像九廣鐵路,即是來往市區和新界的。問問米嫂到了基隆後怎樣去呢?她說不知道,只是聽人說這個方法可行,這時在下不禁回想起當初在南寧坐了兩個小時車仍然去不到德天的慘況,不會事件重演吧!算了,既然上了車便見步行步。四十分鐘左右,到達了基隆,感覺上比台北市「鄉下」,但基隆是一個出名的港口,差也不會差好遠也。

  問下人,就知道了有一條巴士線去九份由火車站出去外面再右轉,上天橋,再到一間「醫院」外便可找到巴士站,這個方法一定要記住,下次邊個去台灣九份都最好咁樣去!

  但好景不常,輕鬆找到巴士站卻等不到巴士,又話二十分鐘一班車,等了三十分鐘才見到,巴士站上擠滿了前往九份的人包括香港人,巴士一到我們便蜂擁而上,霸到好位置坐,不然要企足四十分鐘才到九份可真好受。

  在半路左右,巴士經過一個叫瑞芳的火車站,咦這不是我們原定要去的火車站嗎?看見這個地方有好多香港人上車,也是去九份的吧,咦還有一對又一對的情侶,冇位坐要企?呵呵,真抱歉呢∼「抵死」在下是非常賤的!好在我們沒有照原定計劃到瑞芳,否則我便身受其害∼

  鏡頭一轉,我們已經到達九份!但一落車又落雨,仆街,買把縮骨遮頂住先!在觀景台上先欣賞下九份的風景先,嗯,不礙如是也,香港也有這樣的山水吧!

九份

  進入那條兩旁都是店子的街, 除了食,就是賣紀念品的地方,減輕了我的銀包了,至於食的東西在下就不太感興趣,始終比較喜歡吃正餐多於吃小食。團友們一邊食,一邊買,仲一邊品茶買茶葉,真寫意,我也想買茶葉的,但想到家中還有一大堆以前旅行未用的戰利品,節省吧。

  就這樣一邊食一邊買一邊行,就行完了九份了,到了盡頭,在一個茶座吃了半碗飯,一邊欣賞九份的風景,還不錯的,只可惜風景未夠美。

台胞證?!台灣護照?其實係乜野?

天晴了!

悲情都市.九份;悲情人類.史伐龍

依山建築

茶座觀景

梯級

基隆的夜市入口

基隆的英文

 

  離開九份,我們接受白牌的士的邀請,乘車回瑞芳火車站,但上車後發覺司機幾好傾,問他載我們直接到基隆要多少,出乎意料地合理的價錢,於是我們便直接駛回基隆了!

  不消半小時已經到了基隆,當時已經接近天黑。而夜市就在我們前面,太好了又可以去掃街,但發現這個地方的食物多數是海鮮!老米對外地海鮮不太感興趣,而我也只吃了個「珂仔煎」,雖然和香港的蠔餅看似差不多,但吃在口中卻大大不同,那個珂仔煎比較重醬料味,食上去又有一種膠膠的感覺,似是庵列卻又黏糊糊的,「始終都係香港好」,蠔餅萬歲!

  在吃得不多的情況下離開,走路回到火車站,乘火車回到台北,大家都倦得在火車上一排地睡著了,並出現冰淇淋事件。

  回到台北轉捷運到西門町,在西門町街上走了走,買手信,找到一家保齡球館,老米又保齡球癮大發,陪他玩了幾局,價錢不貴。

  第二天完結。

西門町.夜

「去台灣旅行的香港人都是情侶!(2)」

  去到九份,還是一對又一對的情侶!難道台灣這個地方是拍拖勝地?如果你同個女仔兩個人去台灣,話你地冇野都冇人信啦∼哈哈哈!悲情都市,如果這裡是悲情都市,就和我襯到絕,我係悲情中人,有幾悲?你睇下我身邊果個係邊個?阿志,人稱傻志,又稱柒頭志,高大威猛英俊瀟洒玉樹臨風,男人一個,你話我悲定係佢悲

 

「冰淇淋事件」

  話說我地一「炸」人從基隆坐火車回台北途中,累死眼訓搵周公,但當火車駛到離目的地還有兩個站的時候,有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樣OK的女OL上車,坐在對面一排的座位,我們三條狗公就好似老鼠見到芝士咁叮一聲精神晒,雖然位女OL的眼神不太友善,但我們照望可也,唔想俾人望,一係自己消失於世上,一係插盲天下人的眼,係咪?但,出奇不 意地,這個OL突然「烏」低身,向放在地上兩小腿之間的公文袋摷野,即場睇到我眼都突埋,哇仆街好撚大飽!兩團肉真係盡現眼前,她卻毫不遮掩,都唔知她是不知自己走光還是擺明請我們食冰淇淋,除了我同左右兩個狗公眼定定,坐她旁邊果個阿叔都滿載而歸∼哇靠,大成功(哈)啊啊啊啊,難道這就是史伐友人所說:「寶島..」

 

第三日,淡水>市林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