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19-11-2010

  龍遊四海新增了「龍情永定」,但文章暫時未完成,相片未上傳,遇到一個大問題,就是每寫到食的時候,就好掛住D永定牛肉,肚子餓起來。。。努力呀史伐龍!

03-11-2010

  其實這次是補寫十月廿九日的事情。

  話說肥狗兄想在我生日搞搞佢,但可惜當日晚上老狐被公司強行要去哈囉喂(海洋公園),只好擱置。後來老狐說他有辦法拿到特價票,問我去不去,我問老扁老扁問老狗再問老豬,都說要去,於是我就答應,多謝老狐,多謝大家。

  話說當日我上午在深圳灣辦點事情,回到香港都很晏了,找找老扁,便在旺角集合,我們又因為要在旺角辦點事情,差不多八時多才到海洋公園,順帶一提,豬玀輝放飛機!打俾佢十幾廿次都唔聽電話!!
  
  狗爺同其伴已久候多時,我們就唔理三七廿一跑入去玩,正在排隊玩一個叫熱舞吸血城的鬼屋時,老狐就打來會合我們。始終第一次玩,好驚,成日有條友躲在暗角處突然彈出來哇一聲,值得一讚的是他們的隱藏技巧有一手,不易發現,遺憾的是太多人玩了,隻「鬼」嚇得你前面的人,就嚇你不到,而且只要留意一些,甚至可以先把他們發現,令他們不會來嚇你。值得一提的是尾段會分開男左女右兩條路,一進去就完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完全不知怎樣行,老狐就好醒開了手機讓我們依著他的光線找到出路!就這樣玩了一個館,肥狗叫我們玩一人火葬場,但因為我、扁和狐都不想獨自行動,沒玩了。然後我們乘新建的海洋列車往大樹灣那邊,有了這架列車便不用坐登山纜車了。

  一到山上,便玩那個叫喪屍反擊戰的,但排隊也排了差不多四十五分鐘(順帶一提,我們已經是拿快證玩的了),這個喪屍反擊戰玩法和迪士尼那個巴斯光年的差不多,紅外線槍,周圍射燈,射中有分,被人射扣分,但這個就「恐怖」得多,又有鬼突然出現,我們原本計劃由史伐龍打頭陣,但玩了一會,我就開始研究支槍好似射極都唔加分,跟住就俾佢地班友爬了頭,佢地就係咁話我:「做咩玩玩?由先鋒變左隊尾?!」我心想你們班友唔敢行前面就推我受靶!
 
  最PK都係老狐,佢有時突然向前行,然後躲在暗角位哇一聲嚇返我們自己人,勁冇品!等了四十五分鐘玩得六分鐘,我只得到二百多的低分,肥狗似乎最勁有四佰分,他亦大叫YEAH一聲似乎很滿足。。。

  玩完呢個低能的遊戲,便玩什麼粵夜驚魂,因為很多人玩,所以亦是很快便闖關成功,沒有什麼驚喜。然後我們去休閒一下的,看海洋館,真是百看不厭,可惜的是中華鱘館沒有開,再次和中華鱘緣慳一面!看完魚,去看巫術 高校,亦是很長的人龍,一邊等,一邊看人玩過山車,嗯,平時沒有夜場吧,所以夜玩過山車真難得(可是我不去玩的),亦令我想起死神來了3的情節。。。

  說起巫術高校,這次我們是剛好隊首,一進館,前面沒有什麼人,等於好像是沒法見到那裡隱藏了嚇人點一樣!本來我想慢慢行去摸索,但後面不知是肥狗還是老狐不停推我前進!真的原來沒有人玩的話會比較刺激!還記得有一個地方是黑暗一片,只有牆上面有很多的綠色燈,我仔細看都沒有特別,但一向前走就被嚇到了!原來有條友將自己化到同塊牆一模一樣!俾佢陰到我彈起,跟住我就直豎姆指讚!但後來老友們說那隻「鬼」是俾我的反應嚇到彈返轉頭。。。哈哈哈。

  玩完呢個,我們翻山越嶺到集古村,玩埋最後兩個館,一個是藍妹幽靈遊樂園,一個是彭氏兄弟之童眼,闖過兩個館,任務完成,已經接近十二點了,要散場了,我們又由大樹灣乘電梯往纜車站,可是行到一半收到通知說已經停了,只可坐列車下山,至於我和肥狗之外,眾人都累死了,坐在電梯,我和狗爺就精力旺盛跑電梯,好勁,終於花了很久才落到山,坐的士回家,首先是肥狗兩人在華富村下車,我和扁和狐就先到旺角吃個飯,狐再小巴回家,我就和老扁回屯門,老扁本來想通頂玩ps3但大家都太累了回家不久就睡了,咁就完成左難忘的一個生日之旅~!

26-09-2010

  今早(25-09-2010)天氣良好,風和日麗,不太熱,有點風,好久沒有這麼好天氣了!星期六的早上,當然踢波啦!不過呢今日都幾黑仔。。。

  只有十四人出席今朝的球賽,剛剛好夠,咁踢下踢下,就有一球係咁既:對方起腳攻門,我方守門員撲出,球彈走不遠,剛好高波準備落在龍門前面的TERRY WAN前,咁我就係佢後面不遠,我突然彈出來大腳解圍,他沒有見到我,用左窩利既力度踢左落去我隻重心腳左腳度,咁我當時已經是舉右腳狀態嘛,咁樣掃,就將我成個踢到飛起左,最慘係我完全沒有防備成個撻左落地,傷了後腰,在地上滾了一輪才起到身,還有戰鬥力。順帶一提,我不會怪責小溫的,哈哈。

  第二慘,被周雞瀟灑突破:我今天當右後衛,被人不停突破,除了被小溫突破並窄角度射入一球靚波外,還有周雞,他被我逼到邊線,竟背著我控球自如,並突破我的防守在底線玩弄ME,出埋個靚波,全場當場哄動!幸好這球被化解了,否則一定俾人講一年。

  第三慘:後來到達的IVAN和我在休息時間在球場線波,佢由球場左邊斬左球靚波去右邊的我,我接唔到,個波彈左出球場,咁岩打中左個路過的師奶個股(四眼的,唔靚),咁我就同佢講對唔住,並出去執個波,咁個師奶就一句彈埋黎:「識唔識踢波架?!」咁我就好無奈,但又有點怒,邊個踢個波唔係重點,重點係就算識唔識踢波,個波都有機會飛出去啦,更何況個球場四圍D圍欄矮到死,咁我就大大聲向場內叫囂:「識唔識踢波架?用腳踢囉!」之後個師奶背住我走開左,咁我條氣勁唔順囉,過左一陣,休息時間差不多完,有D隊友練波,咁岩有個波去左案發地點的斜對面,又見到個師奶,仲未X走,都唔知企係度做乜,咁我就唔理佢,大大力踢向龍門練腳力,咁又咁岩我一腳踢左去場邊一個垃圾桶度,咁你知架啦我腳力都有返咁上下,嘭一聲,個波俾個垃圾桶改變左方向飛去個師奶果邊,咁當然係飛唔中佢,但仍然係佢身外幾米轆過,咁我當然要去執波,咁個女人就大大聲咁喝9我:「你係咪玩野呀?」我:「咩呀,踢波啫!」女人:「你特登搵個波省我!」跟住唔記得左有咩對白,但個女人就講左一句:「信唔信我報警丫拿!」並拿起電話作狀要打,我心想:屌那媽大9我?我就話:「你咪報囉!差人都廢事理你呀!」個女人就打電話了,我就唔理佢,轉身回球場,見到場上十三個人都棟晒係度睇戲,好有趣,我就叫大家踢波唔駛理九個女人,咁就開始踢啦,踢踢下,有架警車駛左入黎,我就心想:「個女人真無聊,來真的?!」

  為左唔想越描越黑,隊友都不便參與答話,做得好,有個OK後生靚仔的警察就走過來同我傾,咁佢就要了解下件事先嘛,咁我就變成一個好NICE的人,同佢交代一下啦,當然我是如實報導啦,因為我第一問心無愧,第二又唔係「固意」省到人傷,第三有邊個會因為係球場省親人而被拉丫!咁個警察先生都話:「我明既我明既,踢波者,咁你第第一野打到佢佢講D咁(「識唔識踢波架」果句)既野,條氣係唔順架啦,我明既,之後就發生左之後既野,我明既,踢波之嘛,總有失手啦,真係踢得好,唔駛係呢度(上村)踢啦,哈哈,咁啦,先生俾個身份證我做個登記啦!」咁我就話:「YES SIR!」俾左個身份證,電話地址佢抄,佢一邊抄一邊問我:「哇你住屯門都來呢度踢波?揸車呀?」我:「唔係呀呀SIR,我坐巴士的!」SIR:「唔好揸車啊,泊係上面會抄牌啊!」

  另一方面,個師奶李小姐就同另外兩個警察叔叔講,咁她就一口咬定話我固意省9佢,好煩,仲要每一句都爆D英文生字出來,例如她說:「平時D人踢波FINE,我唔MIND,但佢(史伐龍)有intention去射我。。。第一球射到我又SAYSORRY,仲講D唔知咩來點點點。。。」屌我就心諗呢D真係麻X煩的人,咁靚仔警察就同她講:「李小姐,其實都係誤會者。。。。咁黃生都好有誠意同你道歉啦,咁呢件事就咁啦~」同時佢叫我繼續踢波,我呢個「仆街」當然唔同呢個女人糾纏啦,繼續踢波,但就見到呢個女人就不停咁同三個警察雞喙唔斷,好似要置我於死地咁,呢DX樣真係無聊,只係識浪費警力,永遠將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無恥,真係拍短片上YOUTUBE佢就出晒名啦,我史伐龍行得正企得正,驚都未驚過!

  講真,呢兩年都成日發生D事情,我成日都要面對警察們,但又唔係因為我犯罪啊,呵。

  順帶一提,後來JAY兄助攻左一球俾我,係一個好靚的傳送,我右腳一控,踏前兩步加腳一抽入左死角,有點似恩尼斯達射穿荷蘭,但如果我果球真係咁勁,就唔駛因為個波飛出界俾人報警拉啦!

  今日SIMON兄一人入左六球,好勁,目前上村咁多前鋒來說他是頂級的!今日表現不佳,在邊路不停被人爆過,作為後衛,在上村之中我也算是低級了。

  踢完波,在廁所沖涼,馬上趕返工。

 

 * * * *

  

  最近龍穴舉辦了城下一聚和豬龍入水攜眷聚會,不錯!

  最近的生活感覺很充實,不錯!

  不過兄弟有點難題,希望能度過,有什麼能幫忙的,義不容辭。

   * * * *

  最近遇到此番有趣的句子:

  「你,很麻甩。」JOHN兄看到我成屋都是啤酒的反應。

  「為兄弟你可以兩肋插刀,那到時候老婆呢?」某人形容在下好講義氣,但情與義,兩難全?哈哈,在下的答案,這兒不表。

  「我最唔順超她CHALLENGE我同你之間咁多年的感情唔夠她和你一年!」老扁名句,說得非常之好,某人(她)自視過高了。

  「的士英文怎串?」我問。 「TXAI!」一個自稱未醉的兄弟答。

  「我今生無悔,那次例外。」史伐龍2010金句。有空解釋。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球場上那可愛片段。。。」史伐龍。  「愛巨乳,討厭巨基,PLEASE!!」某兄弟。某兄弟和我的對話。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軾。中秋,應節。每長大一點,再細味,感慨良多。

  「文哥!」很多人。  「叫我文仔,我係文仔」我。 「你就想文仔呀!」很多人。

 

  今日就寫住咁多先。  

  

13-09-2010

  蔗渣與燒鵝

  想當日,在屯門主場欣賞國際米蘭2-0拜仁慕尼黑,捧起失落多年的歐聯錦標,作為粉絲,爽到爆,也收到虎爺的電話,他說了一句黃X貴的名句:「蔗渣的價錢,燒鵝的味道!」來形容歐聯冠軍國際米蘭。的確,多年以來睇住國米花了天文數字的金錢去買人,卻買不到任何冠軍,直到近年才漸有起色,不再亂花錢,而是有效運用錢。

  在季初,幾單轉會都叫人摸不住頭腦,例如用當家射手伊巴換伊度奧,雖然我喜歡伊度奧,但換走頭號球星會否失去攻擊力?之後買左熱那亞雙雄D米列圖(大米)同莫達,大米勁就好多識睇波的人都知,但莫達就幾貴下,不知是否值?還有在拜仁甩甩漏漏的後衛盧斯奧,還有季中加盟冇踢半季的彭迪夫!最重要的,是摩連奴想要攻擊中場,原意是雲達華治,結果只得到史尼達。

  不過原來史尼達是想留在皇馬的,但無情的皇馬連一個後備位也不給他,所以史生帶住怨憤離開,來到國米,實在是有點懷才不遇的感覺,既然國米收留,就決定將才能貢獻國米。

  看似沒有驚喜的買賣,第一場歐聯便面對巴塞,六冠王,將曼聯技術性擊倒的球隊,國米在新兵磨合未足的情況之下,主場守和巴塞零比零。然後作客魯賓卡山打和,主場面對基輔戴拿模和二比二,大家都認為摩連奴未能帶領國米走出「歐聯恐懼症」和「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陰影,包括在下也覺得,唉,路還很長。
 
  在作客基輔的賽事,冰天雪地的嚴寒中,在落後一比零之後,竟然奇蹟地在臨完場前由米列圖和史尼達入球反勝,正好魯賓卡山作客一比零爆冷贏巴塞,國米竟然小組榜首!可是國米作客巴塞,被二比零擊倒!摩連奴說:「下次再碰面,贏的會是我們!」我覺得:「有沒有可能贏?」

  最後一場,主場擊倒魯賓卡山後,次名出線,巴塞當然是首名!抽籤之後,竟然面對摩連奴舊主車路士!正值當時車路士在英超呼風喚雨,勢強難擋,我亦不禁感嘆連抽籤運都冇?不要忘記多年來國米在淘汰賽事未贏過一場,而且沒有入球!(多少因為伊巴!)

  主場先對車路士,意外地一開波已經由大米扣過當時友妻門事件的泰利射入,打破多年來沒有淘汰賽入球的宿命!接著S卡勞為車路士扳平,成為一個重要的作客入球!甘比阿素為國米領先2-1,成為最終比數,這意味著,國米終於得到一場淘汰賽勝利了!但極大的隱憂是被入了一個作客入球,只要車路士在主場贏一比零就出線!

  回到史丹福橋球場即車仔主場,車仔排山倒海的攻勢叫國米粉絲膽戰心驚,但盧斯奧和森美爾的血肉牆城將攻勢一一擋下!最終史尼達七十多分鐘神奇傳送,伊度奧展現大賽射手本色射破施治十指關,將對方作客入球抵消,並將車仔置於需要入兩球才能平手的惡劣境地,最終史丹福橋之王誰屬?摩連奴也!

  接著抽籤對住莫斯科中央陸軍,一隊將西維爾淘汰的奇兵,國米主場米列圖破門小勝一比零,作客由史尼達罰球勝一比零,歐聯五連勝,終於再次面對巴塞!巴塞剛在主場勝阿仙奴四比一,以總比數六比三KO阿仙奴,太可惡了!面對巴塞,我沒有指望國米能做出什麼,當晚我約了小儀和米高來我家欣賞這場賽事,不幸的是先主場出擊的國米十多分鐘便被柏度一腳射穿了,可真一盆冷水照頭淋!

  當時袁米高就好囂咁話國米贏到就請我同小儀食漢陽苑(韓燒),順帶一提,袁米高是討厭國米,而且是曼聯迷,這天支持巴塞(但去年是巴塞KO曼聯)!當時越睇越高興,估唔到巴塞面對國米發揮唔到地面狂傳,仲被突擊威脅著,終於大米發揮中鋒本色,助攻俾史尼達射穿VV!扳平了,但還需要再攻,因為輸了一個作客入球,很嚴重,第二球便來了,大米助攻馬干,世界第一右後衛快腳篤入,反超二比一,袁米高大呼:「我欠左你(巴塞)好多呀?!」當時其實我都唔相信眼前呢個比數,國米,歐聯軟蛋,在歐洲賽沉左咁多年,對住巴塞竟然可以領先!!好戲在後頭,伊度奧又斬靚波,史尼達頂斜左,仲有大米一頭鑿入!三比一!哇靠,睇到我同小儀都心花怒放~!不只比數,還有整隊的鬥心,巴塞仍不停威脅著國米的大門,但都被鐵血牆城一一化解!伊巴呢個反骨仔毫無建樹,畢竟足球是用腳踢的,不是用把口!!哈哈哈!最後主場勝三比一,巴塞如要出線,必須在其主場淨勝兩球,於是他們開始召集球迷,說要全隊一條心,連FANS都要落力打氣,去收復失地,摩連奴就話:「他們畏懼國米才會這樣!」哇,太型了,摩連奴,是神~!對於次回合,我已經沒有什麼期望了,因為國米今日能打出這樣硬朗的足球,已經對我們呢D迷有所交代,如果因為作客入球被淘汰也無話可說了,老扁說:「巴塞要入兩球,不易,第一,國米防線今年超堅,第二,有摩連奴~!」

  作客魯營,面對主場九萬五千球迷(當然也有小部份是國米的),惡戰,二十多分鐘已經因為巴塞的巴斯基斯做戲,莫達被紅牌出場,十人應戰,但摩連奴馬上改變戰略,將球交給對手(?!)有得他們來攻,十人負責死守兩球的優勢,戰了八十多分鐘,竟然還能以血肉守住零比零!八十幾分鐘,奇兵比基突然由後衛變了前鋒,殺了一個措手不及,巴塞領先一比零!但仍以總比數三比二落後,這時候便是鬥志之戰了,十分鐘守住大門,國米出線;十分鐘攻得入,巴塞出線!終於,堅守的國米守得住,出線!對手將會是拜仁!另一隊贏了國內聯賽和杯賽的球隊(另一隊是國米),誰在決賽勝出,就是三冠王!

  全攻的拜仁失去列貝利,由洛賓單天保至尊?(雖然足球係踢十一個的),洛賓和史尼達,都係季初俾皇馬掃出門的荷蘭兵,今日竟然在班拿貝球場帶領各住的球隊對陣,完全是對早早出局的皇馬一個玩笑!做戲都沒有咁巧合的劇情!國米沒有莫達,拜仁沒有列貝利,各讓一車,踢吧!進攻的拜仁,防守的國米,當然啦,以所謂地上最強的巴塞的攻擊力,也勝不了國米,拜仁又算得如何?由大米兩腳射穿拜仁大門,兩比零,國米失落五十年,終於再嘗歐洲之巔的滋味!史無前例地得到意大利球隊最好成績:三冠!順帶一提,在歐聯淘汰的球隊,都是當年的國內聯賽冠軍球隊(英超-車路士,俄超-中央陸軍,西甲-巴塞,德甲-拜仁),所以冠軍是含金量極高!(當然有人唔服啦)

  捧杯的一刻,收到阿虎的電話,大家都是國米FANS,這一刻就似大結局,而且是最完美的句號一樣,阿虎說:「引用黃X貴一名句,今年的國米,蔗渣的價錢,燒鵝的味道呀!」這一句話很易理解,成本低,實效高,回看上文,今年國米不再亂花錢買球星,買來實用的球員,再加上原有的實力份子如隊長J辛,龍門施薩,右閘馬干,防中甘比阿素等等,勁~最好都係國米多年來沒有指揮官的情況,由史尼達改變了!果真是蔗渣(便宜)的價錢,換來燒鵝(貴)的味道!

  這一句其實很正,我有時都會用來比喻一些人,但我會用「燒鵝的價錢,蔗渣的味道。」來形容相關人士,呢種人真係仆街,拿的錢多,幹的就與自己的能力成反比,能力平庸都算了,還要扮晒大人物,管這個管那個,順其者昌,逆其者亡,橫行霸道,真係用十版都講唔晒,點都好啦,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要知道「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其瘋狂」,在大家心目中,此人已經瘋狂,做盡蔗渣般的行為,可悲也!!!

 

01-09-2010

  海水魚就好似癮一樣,一養,迷上,不能自拔,金錢就像丟到咸水海一樣,越想玩高級,越要花錢,現在收入低微的情況之下,只好用最低級的裝備去養,買也買最低檔的魚,至於野心,就藏在心中吧。

 

  自從做左呢份工之後,我的粗口多了很多,或者是因為很多怨氣吧,以前在中女,是唉聲嘆氣,現在是火氣,可能以前是很無奈?

  現在回看以前的日記,很多粗口的,教壞細路,感覺良好。

 

  正如我對老扁說:「當寫時,忘了想寫什麼,腦硬崩崩中。」還是休息下最好。

 

  下期預告:蔗渣與燒鵝

24-8-2010

  我又何嘗唔想點點點樣,但我真係有心無力。

  每到這個時候,看到自己的名句:我笑世人太無知,就覺得好笑之餘又有一股無形的動力,使自己不畏失敗繼續作戰下去。

  自我催眠?哈,可能吧。

  有人要信耶穌,有人要信佛祖,我就信自己。

 

  幾多艱苦當天我默默接受 幾多辛酸也未放手 故意挑剔今天我不在乎 只跟心中意願去走

16-08-2010  

  不知有沒有人會覺得,老天真的很喜歡和自己作對?像我這樣的人,每次袋中放一把縮骨遮,便會天朗氣清,就算下雨,也會在身處室內的時候下個夠;每當沒有打傘的時候,就會走到那裡淋到那裡,尤其是現在要走一段沒遮沒掩的山坡才回到家,好無奈,那時真的有一種感覺:「臭老天,祢真可愛啊,專拿叔叔我開玩笑!」

  這個夏天,我開始注意身邊的事物,一花一草一樹一木,一人一物一舉一動,歡樂就在其中。原來香港的群山也可以這麼綠,每當陽光普照時,翠綠的樹木非常美,只要你用心去感受,平平無奇的事物都充滿趣味。

  難得有個假期,我獨個兒到黃金海岸去走走,當日是星期五,風和日麗?倒不如說是烈日當空,當日是酷熱天氣警告呢!回想起上一次來黃金海岸,也是在一個炎熱的日間,當時我去入境處位於黃金旁邊的訓練中心進行體能測試,在完成測試後便到旁邊的海灘走一走,也有用手機拍照(零八年九月廿五日的日記有得看),當時是打風前,所以極熱,那麼巧合,搬了來屯門之後再踏足黃金,也是熱得要命,你說老天是不是很可愛,我不去,祂不曬他媽的!也很巧合,我沒有游泳褲,兩次都是熱得好想跳海,但不能,嗚~!

  當日,先到巴倫紐,吃了個下午茶就坐K51出發,連等巴士都熱到汗流浹背了,幸好我當時穿短褲波鞋,不會焗,到了黃金泳灘站下車,因為來過一次,輕易找到入口,一進內,就看見士多有個螢光青比堅尼的女人~!「哇發達了唔通成個海灘都係咁?」心想,於是便左望望右望望,越期望越失望,也許是因為不是假日吧,很少人嘛,要看,大把兩點可看,男人的。

  原來美麗,永遠都是冰山一角,吸引你追尋,卻只一場空!

  雙腳浸在海水中,很舒服,但海水不是想像中冰涼,而且垃圾多,水汙濁,很糟糕,在海邊行了兩個圈,拍了幾個照,啊,還記得相機有個遠影功能嗎?雖然未像那些龍友的相機功能強大,但ZOOM一樣清楚,好,找個比堅尼來拍吧,呵呵呵,拍完,離開吧,很熱呢,經過黃金海岸酒店,吸了些天地冷氣,回復狀態,再走到黃金商場,聽說有什麼墟,實地一看,失望,一半店沒開,有開也沒有人看檔,因為檔主不知躲到那裡涼快去了,而且賣的也不是什麼吸引的物品,所以我沒有久留,唯一的消費,是在七仔買了個雪糕。

  離開,全身已經濕透,本來想回上水吃飯,怎料公司打電話來,叫我去東湧去吃飯,因為公司覺得這個月大家都辛苦了,所以要慰勞一下,無可奈何去了!很突出,短褲拖鞋去吃,很街坊!

  吃完飯回到屯門,看了套STEPUP3D,很正,舞得很精彩,故事性就很弱,不過我覺得舞蹈片和武打片一樣,唔駛要咁多劇情的!!!!!!

  回到家中,看看影左D比堅尼,因為在電腦看比起在相機看得清楚,所以,現實又認驗了一句至理名言:「遠睇誇啦啦,近睇吹喇叭。」

  我會擺D相去FACEBOOK,有興趣可去看,至於比堅尼我就唔擺啦,廢事大家罵我。

   

 

26-07-2010

  老實講,自從面書出現左之後,我就好懶得去更新網頁,有什麼新相就擺上去,因為比起用FP方便,相信用過FP的人才知道整一個網頁要多少力氣,多少時間,以前做中女,時間多,現在就沒有那麼多了,還有時間去更新?沒有時間是原因,懶是主因,不想某某看,是更主因。

  好多人都知道我現在在那裡上班,其實也是在機場,H盛旅行社,和以前的中旅只是幾個櫃檯之隔,中間還有好多好多故事,很複雜的,但總算是圓了虎爺一個心願,是嗎?

  回想起來,二零零八年開始,人生進入了一個突破,零九年,一零年,都有重大事情發生,不說自己,連身邊的人都有點措手不及,對於轉工,他們的其中一個反應是:「史伐龍你開竅了!」對於放棄EX,他們其中一個反應是:「佩服!」

  當然啦,我做任何事都唔係為左人地一個反應而做的!只要是我認為對的,正確的,便會做~

  

  話說六月尾,我在某星期六在使用電腦搵工的時候,突然噗一聲,當了,沒有畫面,再也開不了,難道我死慳爛慳,還是過不了這一關?!星期日,去了黃金,高登,花了二千多元,買了我兩年來想買但一直沒有買的,新電腦,有好多人都叫我買碌蔔,但我唔鐘意碌蔔好多野,同埋我好窮,等我有錢先算啦!買左返屯門,插落個芒到,聽到電腦入WINDOW的聲,但沒有畫面,我心想,難道壞的只是個芒?咁我咪傻仔?於是馬上衝去市中心買左個新芒,玖佰玖拾玖元正,托返屋企,插,冇畫面,嘔血,點解會咁架?!芒&腦都係新的,成四千蚊都黎啦,僕街!插左幾下,新芒終於有反應,屌那星,但面對的問題是,沒有WINDOW,去裝,但裝不到,於是第二日問老狐借左隻WINDOWXP,之後發現上水舊龍穴有兩隻升級WINDOW VISTA同WINDOW7,正版?!未開過?!太神奇了,馬上拿回屯門用,於是新電腦就係W7了,華麗,但不適應,到現在還未習慣,用W7的好處?咁岩得咁Q,新公司電腦也是用W7,易上手。

  如果沒有壞電腦,省回四千蚊,多好。順帶一提,舊腦插新芒也是沒有畫面,應該已經全面打柴。

  好耐冇放圖:

  此乃老扁在日本買給我的手信之一,日本,我來了~

呢個廣告入面個女仔好可愛~

家中的小丑,魚兒很美,相機太爛

  *  *  *

  今年有句史伐龍名語出現了,並解釋一下。

  「沒有必要不必要,只有值得不值得。」

  我想字面上沒有必要解釋吧,「必要」,必定要,一定要;「不必要」,不一定要,不須要。

  挑那媽,我唔兜圈子了。

  事緣係去年大約七月份左右,大家可以翻看這一年一月四日的日記(04-01-2010),提到九號風球去食宵夜,然後和颱風拼命的故事,文中提到「我是最遲一個到達的,抱歉!以前我才不會這樣!」,為什麼呢?因為當時有一個自稱很關心我健康的人,不想我冒著九號風球出去和好朋友們一聚!還說很多理直氣壯的說話,把我當成風一吹就會飛走的弱者,不只這,每一次,當我興致勃勃去聚會的時候,她都會不高興,常常覺得沒有地位,覺得比起我一班豬朋狗友不如,有一次,我小病病好,朋友們說上深圳吃東西和唱K,我也二話不說應承了,她卻反對我去了,而且用上一個好不恰當的字眼:「有必要咩?!

  的確我無話可說,有必要咩?!的確係冇必要,此話就像烙印一樣深深烙在我心上,別忘記,我天蠍座的,雖然我善忘,但我對某些事情很會記,呢一句說話,我咁耐以來都冇忘記過,好一句「有必要咩?!」,係呀,去應酬,冇必要,去聚舊,冇必要,去踢波,冇必要,為踢波而受傷,冇必要,打風出街,冇必要,乜Q其實都係冇必要的!

  冇必要踢波,冇必要上網,冇必要睇漫畫,冇必要砌高達,冇必要旅行,冇必要行街,冇必要坐車,冇必要。。。。。。

  冇必要的,吃飯,對呀,吃飯,不吃沒所謂的,最多咪餓死。

  冇必要的,工作,對呀,冇野做,最多咪冇飯吃,最多咪餓死。

  冇必要的,生存,有必要咩?冇必要丫,生不如死,那不如去死,沒必要生存。

  冇必要的,更包括:拍拖,有必要咩?一個人生活不會死,更何況,沒有必要生存。必要?必要和一個對自己不好的女子一起?不必要呢~

  所以,就有值得,不值得。

  衡量事情,我會用值得,或不值得。

  九號風球,橫風橫雨,一班老友,久沒聚頭,碰碰杯酒,忘卻憂愁!九號風球啊,一陣冇車返屋企啊,出面好危險啊,有必要咩?

  既然老友們風雨不改,那我怎會不捨命陪君子?必要?沒有必要,但值得!

  值得的是,就算坐的士幾佰蚊回家,值得~!就算餐廳沒有好吃的食物,只有啤酒,值得~!酒逢知己千杯少,就算飲完之後行唔到直線,俾個風捲起的垃圾桶車中而入廠,值~!只要我認為是值得,那就應該去做!這才是史伐龍!為了自由,每個月沉重的按揭,值得!為了將來,捨棄沒有前途但收入穩定的工作,值得!為了快樂,孤身走我路,放棄二人的生活,有必要嗎?沒有必要,只有值得!值得為了自由,為了快樂,放棄那些口口聲聲「有必要咩?!」的傢夥!

  如果你認識史伐龍,你一定聽過史伐龍有三大價值觀,其中一個是「不枉此生」!每每幹著「必要」的事情,沒有意思;值得的事,就值得去做!

  「沒有必要不必要,只有值得不值得!」

  

 

  

 

26-07-2010

  自從買了新電腦之後就沒有更新過,現在試一下~ok的話,大長篇就來了。

05-06-2010

  雖然安穩是好,但有時也需要一點衝擊。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在中女工作了接近八年的我正式離開,百感交集,風平浪靜卻充滿暗湧,倒
不如挑戰風浪充實自我?對於成為過去的一切,無話可說,只有不捨得,一班好兄弟,一些好同事,對我
好的同事,呢個機場,呢個環境,呢個日子。

  為什麼要離開呢?之後做什麼呢?請不要再問我了。

  從去年的人乾,這個月我回復了以前的樣子,沒有那麼瘦,可喜可賀!

  本來想用大篇幅去寫國米的,但想了又想,還是不寫了,等了十五年,莫拉提終於如願得到了歐聯冠
軍,有志者事竟成,經過了很多很多的失敗,始終會有成功的一天,十五年啦,我又諗返起一樣野,十五
年就是一個目標!

  二零一零年快過了一半。好~!

-自由無價

-現在最大目標是完成海水缸,養mo仔同藍吊。

-世界盃,好像離我遠了。

-上帝之後,就是摩連奴!不錯~我服他!雖然去了皇馬,但我不恨他。

-我需要時間。一日廿四小時不夠!

-我需要金錢,兩萬七千一個月不夠用!

-我不需要愛情。

03-04-2010

  約定你,香港時間,五月二十三日,零晨兩點九,歐洲,西班牙,馬德里,班拿貝球場見!如果唔夠盤川,可以來這裡:亞洲,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屯門,景新台龍場!

  備註:史伐龍魔咒已經啟動,壹佰伍拾元,拜仁勝。

12-04-2010

  
小雨點,大比數。

  話說星期六一如以往地在上村踢波,這次是我最後一個放假的星期六踢波了,這個月其他星期六都要上班。這次的「event」出得比較遲,臨到星期五晚才湊夠剛好兩隊,正好莊謙也想踢,我便順便把他招攬過來。

  早上,屯門呢邊暗雲密佈,地面不太濕,像夜晚下過雨,不打緊,照出門可也。聽說香港和東湧都大雨滂沱,但兩位人兄STEVE兄(西灣河)同謙兄(東湧)都已出門,我們更加不可退縮,哈。

  到了上村,只有RIO兄早到,熱身了大半個鐘D人先慢慢到,好不容易等齊十四個人,開波,穿白衫的一隊,穿黑色一隊。這時個天一陣毛毛雨粉,落幾滴又停,停一陣又落,整天都涼浸浸,踢起來又爽又起勁。今日的托利斯JAY兄狀態極佳,我和他不斷衝擊白隊的防線,大家都有射門,我亦破了入球荒:首先是JAY兄被三人包圍,我偷偷閃到防線後面(越位位置),J兄見到我,一個笠傳笠過左條防線,我一控,即轉身,冇人阻擋,面對守門員小儀,我選擇用左腳趟他左邊,GOAL!完全要讚J兄這個超級助攻,強!!!

  之後,大家都你進一球我進一球,聽說白衫SIMON兄入了四球,謙兄也入了兩球,J兄就應該有四五球,LEWIS7都應該有兩三球,小儀都有,連RIO兄也有,總之就好多人都有波入,哈哈。最精彩係對方白衫有個十一號的,勁扭得,仲扭得過ANDY兄,有一球扭曬我方兩個後衛單刀面對龍門,果球已經死左九成九,竟然被尼維爾兄離奇撲出,精彩!

  踢到一點,大家都倦了,散場,我和謙兄回屯門洗澡,然後出旺角魚街會合莊兄,今日目標是買魚給我新的十六吋缸,大概會買慈雕吧,我決定放棄草缸,因為d水草實在不好打理,靚的草又要常常充二氧化碳,又要強光,裝備價值不菲呀,養返d非洲王子之類,又靚又得意。

  行過海水魚店,看見海水魚,謙兄突然要說養海水魚,我也被挑起了養海水魚的興趣!我一直都想養小丑魚,這次或許是一個契機~好啦,死就死啦,廿蚊一條小丑,就去馬了,但想不到的是,小丑不貴,但養海水的設備可多了,單是一包仔的海鹽已經三十八,又要買個瀑布濾,蛋白分離,鹽度計,哇靠,三佰蚊都來了!

  順便買了些淡水魚,因為我原本買了個更大的缸用來養淡水,於是買了三條鵝頭斑馬仔,兩條白點仔,同時阿莊也對鵝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以後就多一個人中鵝毒了!

  暫完~

09-04-2010

  星期二的早上又有波踢,粉嶺百福人造草,九點半開始,我們總共有三隊人有多,輪住來踢,我們黑衣人當然要一隊啦,可是我們隊今日真的踢得沒有幹勁,老是埋不到門,第一場由我守龍門,踢廿分鐘,面對白隊,對方攻勢連綿,可是沒有入肉的,加上我踢龍門封位準確,所以雙方打成零比零,射九碼分勝負,首先對方綠褲射失,但對方小儀撲出我方射門,然後對方Simon9射入,最後我方隊長周雞射失,我們出局。

  之後一場,我們防守嚴密,但沒有入球,最後一分鐘周雞將對方傳中球踢入自家龍門,又出局。再接再厲,我隊LEWIS7射入一球,對方靠傳中波省中龍門彈入扳平,L7再入再度領先,卻又被阿佳一個抽射再度扳平,可惜,我們都開始著急了:要贏一場真係咁難咩?

  最終我們在最後一場都有贏出。整體上,我隊發揮實在一般,大家都因為前三日那場波的關係,傷的傷,累的累,沒有很好的跑動,沒有很好的組織,我呢,沒有入球,射門飛機,攔截差勁,如果有評分,我俾自己十分拿四分吧,評價是「沒有以前的鬥志,消失於球場上。」

  執筆之時,歐聯四強已經塵埃落定,國際米蘭將會對巴塞隆拿,里昂對拜仁,終於,英超球隊全軍覆沒,開心在於,之前D英超死忠FANS囂張夾不可一世,現今無話可說了吧,心都涼曬,不開心在於阿仙奴未能出線,講真我只愛阿仙奴,如果阿仙奴拿到冠軍我會開心...
 
  擔心在於,國米將會對戰巴塞,只要有看過巴塞的人都知道呢隊波非常恐怖,就好似超越左地球足球一樣,真係唔知點樣可以打贏佢地,摩連奴雖然有料,但國米應該好難打呢一關......唉....

  看來,史伐要出魔咒了,買巴塞,買佢客勝,買佢冠軍,哈哈哈...

05-04-2010

  已經是四月四日了,超過一個月沒有更新了,有點懷念以前個個都有寫日記的習慣的日子,百花齊放是好事,現在已經沒有人寫了,有都是寫D沒有意思的東西,唉,別說別人,自己都沒有心機了。

  大概是一年前左右,這個網頁遭到自己大清洗,為了一些不值得的事情,太笨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現在回想,悔不當初!

  很想重建這個莊,因為全部都係自己一心一腳的心血,即使再沒有人來參觀也好,也想建立這個多年以來的天地,不經不覺,算這個網頁由第二次讀中五後期開始創作,到現在屈指一算,也有十年了,十個年頭,差不多佔了自己人生的十分之一,也有現在年紀的三份之一,令人感慨,遺憾就是已經遺失了當年剛剛開始寫的文章,還記得當時一日幾隻字,之後慢慢長篇大論,憤世嫉俗,粗口橫飛,現在呢,收歛了,沒有那麼火了,回看現在那些成日在網上發言的青年,深感他們討厭,低劣,還有不少人是所謂大專什麼,政治什麼,唉,我呢D咁既廢柴都睇佢地唔順眼,現今香港的社會真係...唉!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話說今年清明搭住復活節,一連五日的紅色假期,樓下個看更問我:「黃生放幾多日呀?」我答:「日日都要返工。」係呀,由上個月三月廿六日開始返,返到四月六日先放,返足十一日,十一日都係夜更,癡撚線,都唔知點編更,今年清明都係冇時間去拜山,唉。呢排個天不停下毛毛雨,十分應首詩景,經過火車站,擠滿了回鄉的人,真係睇見都欲斷魂,想死~(哈哈)

  昨天去踢波,個人造草場濕到爆,球難控,難傳,兩隊波都沒有什麼入肉攻勢...我全場有幾個機會,都把握不住,傳波俾將軍皓,有三次都因為他速度太快走過龍而傳失了(人快過個波),大家默契還真有待改善。一個半小時的球賽只出現了一個入球,我隊在敵方門前風聲鶴唳一陣,球還清不出去,突然落在伏兵周雞腳下,他心口一控諗住控完再射,點知控左去將軍皓身上,之後皓一控一推一射,令到敵方全場表現擊節的守門員束手就擒!我自己之前有一腳最近鎊的,昇仔直傳禁區頂背向龍門的我,我一控,個波彈起左,跟住我就順勢一個虎尾腳(即E巴射破義大利那球),背向龍門笠射,守門員當時已經企出來,個波去勢已令他繳械,可惜最後刷柱出左界,唉,又望門輕嘆了!連續兩次入球荒啦!

  踢完人造草,馬上去嘉福踢硬地,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我亦有三個機會錯失了,首先是托利斯傳直線,我諗住左腳就抽點知撻Q,個波轆左落自己友腳下,然後被他一腳破門,我原本由入球變成助攻,嗚@@,第二個機會,左則禁區內,對方一片混亂,我沒人釘防,球在半空,一個窩利抽射!被守門員救出!隊友同我講,我只需簡單地用地波就會入了,因為窩利個波飛出去是中腰,對門將來說是較易接,其實道理我都知道,但射波果陣我追求「怒射」嘛,入左就好「型」,當時也沒有想到龍門會有反應,哈哈,型變「七」了!經過一事,我也未有長一智,第二次機會來了,球也是半空,我也是左則,沒有人幹擾,空曬,今次也要窩利!!!咁先型呀嘛!!!我在起腳的時候還大聲叫喊:「ANGRY SHOOT!!」(全世界都聽到!)今次力水大左,角度刁鑽左,守門員必須飛撲才能救得到,怎料他不飛撲,而是飛踢!!他右腳橫伸,把我個ANGRY SHOOT擋出了!!!!又再一次抱頭痛苦了!!!!!!!!!!!
 
  這位守門員其實是踢後衛的,是將軍皓的同事,他防守時卡位元準,速度快,進攻快,是很強的球員!第一次見面,就送我食白果了,很強~ 他也是住在屯門的,和另一個住屯門的波友一樣,叫SIMON,巧合!

  跟住,我為了完成第一個入球,不停叫隊友大腳斬波俾我!大叫:「我要爆珠呀,快斬上來!」(咩叫爆珠?識玩拳皇KOF就明,不明就去香港網絡大典查)可惜波就傳唔到我腳下,跟住仲要俾IVAN(綠褲)兄一腳省落我PATPAT到,其衝力甚至擊中下面兩粒珠,痛得在下當場倒地了翻滾,我大叫「我俾人爆珠呀!」笑死人...

  下次再寫,應該唔駛等好耐。

18-02-2010

  估不到我仍然是一個月一篇日記?!

  講真,如果同我熟D既朋友都明白點解我都咁少寫野,除了一個懶字還有一個原因的。

  另外有一個項目要取消了。

  這幾日都好鬼凍,都已經二月中了,竟然是本冬季最凍的日子,真是溫室效應的威力?唉,地球沒有得救了,除了用魔鬼高達吧!(人類抹殺,哈哈)

  雖然得九度,但我都一如以往節目多多,年初三就上演了二十四小時連續活動的驚人舉動,首先早上六點起身,八點到粉嶺嘉福踢球,踢到十一點九坐車到機場返工,夜晚九點收工回家一小時沖涼,再出門到TSW吃家鄉菜加飲酒,零晨三點九到袁米高屋企睇曼聯對AC,五點九離開,六點九回到家昏迷,呢段時間只有坐車時小睡一會,和在吃東西的地方小睡一小時,還有在球賽下半場全睡,哇,真是要命,精神和體力都相當消耗。

  話說當日極度嚴寒,午夜還下過雨,我都擔心沒有人會出席(約左早上八點開波呀!好早!),結果我還是六點半起身,坐車到上水轉火車吃麥記早餐,平時早上都爆場的名都老麥今日都冇咩客,耿係啦,大年初三,咁鬼早,咁鬼凍,邊個會早起身!飲完熱奶茶,都係咁鬼凍,去到球場,只有RIO兄一個人在場,其他人不會放飛機吧,幸好拿場紙的TERRY溫兄沒有遲到,但不幸的是其他人都遲到了,遲遲都未開得波。原來北區降雨量很低,所以個場唔係好濕,但我都滑倒了一下,身上都有地毯的毛,還好我是鐵皮鋼骨(但沒肉)。

  好不容易等齊人開波,可能天氣太凍了加上地面濕濕,大家都很生硬,傳球不易,總之我就冇波入。我方龍門突然提出每隊踢十分鐘的建議,入球一方留下,我隊先和一場,猜包剪鎚決定邊隊留下,我代表,出鎚勝出,之後面對一班少年,應該是守門員的朋友,被我方轟入一球出局。之後果場就打和,因為我方留在場上超過一場,所以判我方出局,但當時已經夠鐘,出場也無相干。

  接著我們上村一眾馬上到嘉福再踢,場地完全沒濕,不錯,我們只得十五人,有三個去左買野食,先玩六打六,玩小禁區才射門,結果變成很胡鬧的比賽,大家都追著球跑,一拿到球就狂爆入對方禁區,此時已經忘了天氣不到十度,哈哈。

  後來加入了買東西吃的三人,可以七打七,開始正式在這個大七人場打七打七了,還真不錯大家都有空間去衝刺,包括我,但可惜我全場都沒有入球,年初三賀歲杯入球之美夢落空了!反而小儀就連中兩元,嗚嗚@_@通常小儀有波入我就冇波入(有點信邪?!),下次我試下一齊入先...

  踢到十一點九,我離開大家坐巴士上班,真慘!工作了八個小時,下班趕回屯門,洗個澡不久就再出門,去TSW吃家鄉菜並喝啤酒,這個時候我開始感受到寒冷和疲倦合擊的威力,飲飲下,吹吹下水,倒了在飯桌上睡著了!睡了一小時左右,到袁米高屋企睇AC主場迎戰MU,我因為睡過頭遲了出發,未到他樓下時AC已經領先了1-0,有點教我意外,雖然我唔睇好AC,但都唔覺得MU和不到或輸得太多,咁早就輸一粒?!唔會又俾人炒掛...怎料我上去看了半場,AC就靠史高斯一個符碌波入了,之後半場,我頂不住,睡在床上,下半場沒有看,只知道睡得朦朧時袁米高突然高呼YEAH,我問他:「2-1?」他說是,我再問:「邊個入?」他說:「朗尼。」噢,被反超前,輸兩個作客入球,AC糟糕了。之後袁米高突然高呼YEAH,我問他:「入球?」他說是,我再問:「邊個入?」他說:「朗尼。」終於臨完場幾分鐘我起身看了幾分鐘,2-3,施多夫入了個幾靚的後抽波,完場,可憐的AC,就咁大半個身訓左落棺材度,話說下場作客要淨勝二比零才能晉級,簡直就係難過登天,不過世事無絕對既,52年宿命都被曼聯破到,係咪?紀錄就係要來被打破的,AC,唔好輸呀,起碼踢走MU先再出局啊(呵呵)。

  看完球賽,已經十分眼訓,想坐西鐵回去,去到月臺才發現還有十二分鐘(上午六點廿二分)才有頭班車,中計,無奈呆等!回到家已經七點,哇,昨日早上六點起身>今日早上七點訓,中間小休幾次...鐵人倒下,哈哈哈哈,爽爽爽爽爽!!

  話說第二晚是阿仙奴作客波圖,我返早,睡醒起來看下半場,打算看完場再上班,一開電視已經是一比一,我睇返精華,屌法比安斯基呀阿仙奴個二號波蘭門將,輸第一球真係極度ON09!真係香港甲組都未必見到咁0ON09的失球!算吧,佢少踢,咁第二球,又輸乜野呢?輸蘇金寶+法比安斯基+球證!呢三個人加埋就出現左呢個極度耐人尋味的入球,好搞笑,有人形容波圖呢個入球球員可能射入左人生最容易入的入球!我都笑左!唉到底發生咩事?唔想提,死黑哨,正僕街,我覺得踢波實力唔夠人踢,技不如人輸左,無話可說,但自己沒有犯錯,卻要失敗,好灰!如果足球再係咁樣俾D死黑哨強姦D賽事,就真係無9癮到爆!
 
  聞說另一邊箱費倫天拿作客拜仁都俾黑哨害死,糟透了!!義大利足球,危也!

 

28-01-2010

  很久沒有看球看得如此痛快!
  話說幾日之前是米蘭打呲,我很想看,為什麼呢,因為有一晚收工係樓下茶記食晚飯,無記新聞突然播出朗拿巔奴的片段,是AC米蘭對錫耶納的入球,果場細哨帽子戲法,首先看到波里路一個世界波,不過都唔夠細哨最後入果球經典,係禁區頂無啦啦一腳抽埋去死角,完全靚到無野講,成個茶記D觀眾包括我都嘩然!計埋呢場AC都連贏左好多場,氣勢如虹,相反國米就成日險勝,所以老扁就問我:「你(替國米)驚唔驚?」我話:「好撚驚!細哨著曬火,好難頂!」
  
  唔只細哨,仲有碧鹹,真係唔好睇少呢個黃金右腳,無啦啦斬個波入禁區隨時變入球!仲有好多勁人例如柏圖,連銀河艦隊都俾佢搞掂左,好在佢傷左!於是,老咪問我有冇興趣睇呢場米蘭打呲,我就話「睇!幾夜都睇!」

  上一場的打呲國米贏4-0我都冇睇,今次就因為細哨所以睇,起碼兩邊都有D睇頭!於是當晚我在早上兩點半乘通宵小巴出元朗,買了點心打包上去天水圍,一邊睇一邊食!

  一開波,國米已經壓住AC來打,奇!AC的中場和後防中間出現勁多空位,俾米列圖同彭迪夫係咁爆,終於無幾耐就俾「D米列圖」先入一球,YEAH!跟住死球證用紅牌將史尼達趕出場,幫AC的老咪就哈哈哈笑,看來國米有難了,於是AC就反客為主,可是多番射門都被化解,朗拿巔奴雖然強,但他始終都是一個人,不是神!就算是神,也敵不過十個人啊!哈哈哈哈。下半場,無啦啦有個罰球(唔知點解個個都學王與跪講「罰波」,好七),彭迪夫一射,唔算好靚,但都叫迪達束手就擒!2-0!哈哈哈!!!AC完全打唔出對住弱隊的氣勢,冇計啦,真正遇到考驗時,有料的自然能渡過難關,冇料的,咪係要輸囉!

  在尾段,死球證俾左張紅牌盧斯奧,再俾個十二碼AC射,細哨去射,我地都諗住咁都俾佢追2-1,咪會有戲看?點知一射,俾J施薩撲埋!破蛋失敗!終於AC再次倒在國米腳下,仲要係九個打贏十一個!鏡頭不斷影住國米球迷不停振臂歡呼,他們就好似我當時的心情一樣,呀呀呀呀叫了出來!摩連奴仲係比賽時揮手叫主場球迷叫囂起來,於是看臺上出現國米的人浪!好鬼HIGH!!哈哈哈哈哈!

  終於我帶住興奮的心情離開天水圍了!(其實好黑仔地去親老咪屋企睇波我支持的隊伍都輸多贏少!)好扣人心弦的一場波,回味!最寸都係摩連奴話七個都打贏你十一個,哈哈哈哈!!!!!!!!

12-01-2010

  入了一零第一球之後,第二個星期六我再次踏足上村球場,又一個寒冷的早上,我去上村一個茶餐廳吃早餐,看著外面綠草如茵,非常寫意。

  今次小儀和將軍都沒有來,可惜,一開始只有十二個人對戰,我便入了一零第二球,是穿AC米蘭波衫的溫泰利先生在左路突破高波傳中,球不著地,穿國際米蘭衫的在下在半空中飛踢篤個波入網,靚爆,兩個米蘭的合作果然厲害!

  接著容RIO先生帶了我們訂購的球衣前來,終於我穿著到人生第一件擁有自己名字及號碼的球衣了!我開頭還不停諗寫什麼英文名字?因為我沒有改英文名字的,於是我用了史伐龍的英文音SIFATLONG來做!加上8號,太型了!

  一穿上球衣,馬上有入球,不過係無心插柳,原本想遠射的,但撻了一下,球軟弱無力,我射完之後都馬上「哎呀」抱頭了,但個波竟然被守門員漏了,入了,我馬上變回驚訝的表情,唉....

  接著有球是搶了對方守衛腳下球,單刀面對龍門,守門員企了偏其左,我就固意射其右,結果真的中右邊柱彈入,算是漂亮!
 
  還有一球是AC的溫泰利在右路發爛,突破兩個守衛再地波傳中,在龍門口接應的在下一篤入網,又一次國際AC米蘭的合作!

  這一天我們一班友一口氣十點踢到差不多兩點,我踢到左膝蓋勁痛(應該係撞到LEO果?),綠褲子先生踢到兩腳抽筋,仍然可以死扭爛扭,真令人佩服!

  很久沒有如此高興了!

  

04-01-2010

  首先講一句新年快樂。

 

  回看去年的日記,零八年的日記,很大差別,零八年檔案達二百kb,零九才四十kb,即是我零八年寫的東西是零九年的五倍。

  數據是參考,但亦反映了事實。

  展望將來吧,我將回到零八年那個在下!可喜可賀,我可以盡情寫我喜歡寫的東西,盡訴心中情了~手腳不再被綁住,內心不用再困惑,回到那個「世人笑我癡,我笑世人太無知」的史伐龍!

  看看新年第一球吧!每年的第一球都是入得符碌,今次不例外,一月一日,祖阿軍約我夜晚去大埔踢大場,我就已經躊躇滿志要攻入「一零年一月一日第一球」了!當晚的早上,返九點收五點,返工之前食宵夜唱k通了頂,所以是:十二月三十一日返夜,收工去食宵夜唱k,然後不回家直接回公司,再上班,下班就回家拿鞋子波衫,再馬上去大埔踢波,所以,身體不是太好,加上本身有點傷風流鼻水,影響了一點。

  去到球場,除了祖阿軍和其兄弟,還有金鷹和阿呂,其他「自己友」我都不認識,對方就是金鷹的朋友,亦是上一次的對手,數我們上村聯隊五蛋左右,幹。

  落場踢,不知道大家的底細,胡亂揀個位置踢,我就踢右中場吧,開波不久,因為波衫顏色的問題,我方誤傳波俾對方,並給他們射入了...

  落後一球,我們不停反擊,而我最接近球門的一次,是我方一次半傳射,對方守門員接球竟然意外地甩手,我和他相隔不到兩米,無奈我反應未夠快加上始終他離球較近,使他不致於蝦碌導致失球!(後來這個守門員越踢越順,被我方人員稱他穩健,但我就覺得是我方給他壓力不夠而已!)

  踢了一陣,都發覺我方還是被制壓,後衛5號和8號都有不錯的演出,就是中前場沒有組織,金鷹空有鬥志和技術卻沒有人配合他,我也開始覺得呼吸不順,可能是身體狀態不好,於是換我去守龍門好了。

  守門是一件苦差,尤其是天寒地凍!對方雖有射門但多數射偏,我執波多過撲波,被攻了很久,終於有一球我方解圍不遠,葫蘆頂對方球員直送入門前兩米的伏兵撞射近柱,我撲到波但個波太大力彈了入網,shit!(其實如果是有旁證,這球是越位。)

  第三球就是對方的世界波,推右邊被兩個我方後衛包住仍然射左手邊撞柱彈入,完全冇野好講。我回到場上,被任踢中堅,哇,好驚呀!人地個個都咁大隻我咁瘦,不過好在完場前我沒有出錯,也有個解圍,哈哈..但入球就沒有了,一月一日,未成功!

 

  第二天早上,上村又有波踢,今次有很多人來,三隊仲有剩!無奈我要上夜班,有限時間內,一定要入零九第一球!張軍皓和小儀都和我一隊!今次有多年沒見的菜明俊加盟,但踢左好耐,我都未能入球,大家都沒有組織呢!過左好耐好耐我都沒有入,隊友就入完又入,我快要離開了,好焦急,終於,一個離奇的球來了,當時坦克車吳子健在右路進攻,不記得了為什麼個波被踢到好高好高,正要跌落地下,剛好我站在龍門前,球又在我上空,守門的周雞沒有跳的意識,又沒有人來幹擾我,於是順理成章地,波未到地的一刻我用了小腿一碰,應聲入網了,一零第一球就這樣誕生了~符碌到爆!張軍皓:「咁都俾你入到呀?」

  入完波,就趕住返工啦,哈哈哈,割禾青~下次再踢過啦!

 

  上文提過十二月三十一日去了食宵夜,對,很久沒有出去食宵夜了,而且是食得很開心!當晚又再一次在荃灣的標記吃,一女戰六男,侯姐一個,我,阿全,阿濤,阿志,阿然,還有侯姐個仔,又隊哈爾濱,又有咕嚕肉,七志至愛,還有很多很多,好吃。話說當晚因為年結,我們都要在機場埋數,埋到十一點先走得,我還擔心要在車上倒數,幸好十一點五十五分,我濤全三人到達標記,剛好看到倒數,當國金又放煙火,大家飲杯,哈哈哈!對上一次來標記,又是一個難忘的日子!

  當時應該是大約七月中,下午的時候,Ta姐和阿東來了我家看看我TM的屋子,而另一邊廂機場的阿然等人就計劃吃宵夜,當時應允來的還有稀客阿莊和他妻子ADA,若然能夠加上TA和莊阿東就非常陣容頂盛,可惜的是當日中午已經是三號風球,而且颱風莫拉菲正準備打過來,我在家中已經密切留意住天氣,關乎到今晚的盛宴,不能有失!

  阿東在我家弄了義大利粉給我和阿TA和TA仔吃,因為他信不過我的廚藝吧,給他弄也無妨,我都有得吃,哈哈哈。七點左右,天文臺說改掛八號風球的機會很大,阿東就二話不說回大圍的家,阿TA就想和我去食宵夜,但安全至上,帶著兒子的她還是回上水好了,當時在我樓下已經開始大雨,我就獨自坐67M前往荃灣,去到荃灣時還未有八號風球呢!

  點解會去荃灣呢?因為我們曾到處打聽,邊間食肆會打八號風球都仲開?就是標記了,加上離東湧的阿莊又近,於是就決定標記了。

  我是最遲一個到達的,抱歉!以前我才不會這樣!別管那麼多,吃吧!飲吧!當時阿的也出現了,侯也出現了,志也來了,和一月一日的陣容差不多,是多了莊氏夫婦,勁!!!他們還喝起白酒和白蘭地,瘋!食下飲下,不知不覺,外面已經橫風橫雨了,食肆內的電視亦顯示我們擔心的八號風球也來了,雖然外面風急雨勁,亦無損我們的雅興,人生就是要如此才夠痛快!!

  終於酒飲完了,要散場了,這是開始艱難的時候,怎樣撤退?!八號風球的時候,只有一種交通工具仍然運作,就是最終兵器的士了!但老實說,不是所有的士都想做生意,當時的雨下得比倒水還要勁,我拿著雨傘在馬路中心截的士,有的都不肯做生意,馬路上只有雨聲沒有車聲,很灰。當時我們有兩人倒下了,一個是阿莊,喝得太多了,他只有回東湧,沒有其他選擇,阿然和阿濤就要回天水圍,阿侯就和阿志回葵湧,比較近,我呢,屯門,一人,阿的就是藍田,也一個人。

  大家在冷巷入面等,我就拿著雨傘在馬路中心截車,很久也沒有成功,終於找到肯做生意的人,以接近三佰元的收費載莊氏夫婦回東湧,大家都建議我陪他們回去,畢竟莊已倒下,ADA又未必夠力扶他,我就答應了,於是三人就坐第一輛截到的的士回東湧。至於其他人,在我們離開之後也坐到的士各自回去,有驚無險回到家中!!!

  在北大嶼山公路,只有我們一輛的士,雖然關實了玻璃窗,但仍然清楚聽到兩旁風聲怒號,巨雨傾盆,的士司機也不敢開太快,集中精神駕車,拚命一樣!我上車前已經被雨淋濕,上車後有點冷,但問題不大,只是看見聽見,這個風球,太兇了!太猛烈了!是我有生以來最強的一個(雖然後來知道只是九號風球),而且第一次在家外面對!

  好漫長,好刺激,好不容易,終於到了海堤灣畔,可以下車了,但離大團圓結局之前,還有一段最後激戰!汽車通道是露天的,而且離大廈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們需要冒雨前進,這時整個晚上最艱巨的事情,竟然就是步行這十米左右的路程!!烈風迎面撲過來,我們像是孫悟空被如來佛擋在前面一樣,寸步難移!同一時間雨水迎著風打在我們身上,想用傘卻因為風太猛烈開不得,於是三人就像是被水砲射在身上一樣痛苦難當,而莊兄當時是倒下之身,需要我和ADA兩人攙扶,無形中我們更加添了負擔,我眼睛迎上散彈般的雨水,全身對抗著時速百多公里的逆風,我用盡了吃奶的氣力,一步又一步,目標就是屋苑的座頭!見過健力士嗎,有人用盡力去拉鬱一架貨櫃車;我們呢?就像是貨櫃車在我們前面,我們要推鬱它!

  終於,座頭的看更見到了我們,開了大門迎接我們,但他們也很狼狽,因為他們也要用吃奶的氣力才能把那個玻璃門打開,哇靠,我們萬苦千辛,終於抵達終點!辛苦了看更。上到莊家,我借了衣服,洗了個澡,寄宿了一宵。第二天,風球很快除下,我在電視上才知道原來昨晚是九號風球,好誇張,新聞報導員也快要被吹走呢!

  事後,大家都認為這次聚會是人生一次難忘的經驗,值得寫入史冊,我也決定寫在日記上,因為這真是一個經典中的經典!為什麼半年前發生的事現在才寫呢?中間發生左好多野,不過我不提也罷了,最重要的是,值得寫,就始終都會寫,經典,無論多少年之後翻看,也是經典!史伐龍日記,無論經過什麼,也是史伐龍日記,對嗎?

  笑傲人世,目空一切!